新闻热线:0276-555168096  投稿信箱:hsc@dvdcovnews.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特别公告:
当前位置: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 专题报道 >

赤水河联防治污动真的_能源

作者: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发布时间:2020-01-18 03:17 来源:

  核心阅读

  同在一条河边,若是上游把水污染了,下游就遭了殃。在赤水河贵州段,上游的毕节和下游的遵义之间,常年存在着这种关系。

  如何打破河流上下游生态保护与经济利益关系不平衡的格局?从2014年开始实施的赤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生态补偿机制,把上下游护水的利益绑在了一起:若跨界水质不达标,上游要给下游补偿,反之,上游则享受到下游的补偿。从共饮到共护,赤水河流域水质持续向好。

  “上游是茅台,下游望泸州,船到二郎滩,又该喝郎酒。”

  自贵州遵义仁怀市茅台镇沿赤水河北上,到四川古蔺县二郎镇,沿途常年酒香弥漫。当地广为传唱的船歌,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这里是酱香型白酒的发源地与核心产区。

  赤水河发源于云南镇雄县,流经云南、贵州、四川三省,蜿蜒约500公里,最后汇入长江。从茅台镇到二郎镇,短短40多公里的河谷,孕育了一大批名酒品牌。

  名酒之地,必有佳泉。赤水河的一江净水,离不开全流域的共同守护。从2014年开始,贵州省在省内探索实施赤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生态补偿机制,通过调整相关方利益分配关系,调动上下游地区参与生态保护的积极性。

  若跨界水质不达标,上游要给下游补偿

  冬天的赤水河,平缓而宁静,水流只有在撞到礁石时,才会泛起层层涟漪。毕节市七星关区清水铺镇,是赤水河进入贵州的第一个断面水质监测站所在地。从这里提取的监测数据,是评价毕节段水质状况的重要依据。

  “坡下流淌赤水河,半坡人家没水喝。”41岁的彭榜华家住清水铺镇橙满园社区,在他的印象里,河里的水看得着却用不上,老乡们只能靠种点耐旱的玉米糊口。

  在毕节市境内,赤水河两岸多为上千米的绵延大山,山高谷深、地貌复杂、生态脆弱,区域经济基础普遍相对薄弱。沿线一些地方为了追求发展,暴露出无序开发的苗头,若不及时踩刹车,势必会给流域生态带来严重破坏。

  以前,“上游保护河水反而受穷,中下游利用河水从而富裕”。为了打破上下游生态保护与经济利益关系不平衡的格局,2014年,《贵州省赤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生态补偿暂行办法》出台,在毕节市和遵义市之间,确立了一条“保护者受益、利用者补偿、污染者受罚”的原则。

  “不是简单地要求下游给上游掏钱,而是一种对赌协议,完不成目标就要给对方补偿。”贵州省生态环境厅水生态环境处处长李斌介绍,如果跨界水质监测断面达到或优于地表水Ⅱ类水质标准,下游遵义市向毕节市缴纳生态补偿资金;反之,则由上游毕节市向遵义市出资。获得补偿资金的一方,要将钱纳入同级赤水河流域专项资金管理,且只能用于赤水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和生态修复。

  为履行承诺,毕节退回或暂缓审批、否决30余项目

  春节将至,清水铺镇,山间满目苍翠、枝叶间金黄点点。“好卖得很,都不用自己往外拉,城里人开车就找上了门。”一阵轰鸣声传来,彭榜华骑着摩托车从山路上钻出来,拉回满满一大筐椪柑。

  随着生态补偿等一系列制度落地,毕节打响了一场赤水河生态环境保卫战。按照规划,橙满园社区被列入生态保护区域,造成水体污染及破坏水源涵养功能的活动一律被叫停。

  事实上,早在改革开放初期,橙满园就尝试过发展柑橘产业,但基础设施是块短板,收效一直不理想。

  2014年以来,借着环境整治和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东风,当地顺势建起了果园,并利用生态补偿资金及各项产业扶贫、高标准农田建设等配套资金,一举完善了机耕道、输水管网等基础设施,也建好了污水处理站和垃圾回收站等环保设施。

  “加上养蜂,一年10万元跑不掉,关键还没污染。”现在,老彭把心思全部放到7亩果园里。这两年,果树进入盛产期,从秋天到来年开春,蜜橘、椪柑、脐橙轮番上场,收获季差不多要持续小半年,“现在瓜果飘香,还能致富”。

  橙满园只是一个缩影。为了履行承诺,毕节沿河各区县通过生态空间用途管制,在赤水河流域退回或暂缓审批、否决选址不合理的纸厂酒厂等项目30多个。

  同时,利用各级赤水河流域专项资金,沿线区域还建成了一批污水处理厂、乡镇垃圾收运系统、河流水质自动监测站,共完成42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保护区的环境综合治理……

  “从赤水河水质改善程度来看,毕节市范围内各断面水质均达到Ⅱ类标准,还没出现过向遵义缴纳资金的情况。”李斌告诉记者,通过实施生态补偿机制,上下游之间形成相互约束、相互管制的关系,为解决赤水河长期存在的环境监管难题探索出了新途径。

  保护者受益,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进一步扩大范围

  在彭榜华的果园,几乎看不到掉落的坏果和枯枝烂叶。正当记者感到疑惑,老彭指了指附近的一座垃圾处理站,“都在那儿变成了肥料咧!”原来,村里的垃圾转运过来后,工人会及时分类,生活垃圾拉走集中处理,果蔬垃圾则会被留下来,经过分拣、粉碎、脱水等环节,最终进入发酵间变成有机肥料。

  “建设这座垃圾处理站耗资200万元,靠社区一己之力肯定不够。”毕节市生态环境局七星关分局副局长刘拥政说,其实这是市里一个有机垃圾资源化利用试点项目,正因为有了生态补偿资金的注入,才使得项目融资变得更容易。

  生态补偿机制实施以来,遵义市累计向毕节市支付补偿金约6313万元。而近两年来,毕节市投入赤水河治理的资金就达12.25亿元,其中10亿元为自筹资金。“不是生态补偿机制在单独起作用,而是与其他生态文明改革制度形成了合力。”贵州省生态环境厅科技与财务处副处长柳洲表示,生态补偿资金虽然总量不大,但促进了环保投融资体系向多元化、社会化转变。

  上游毕节拿钱保护,下游遵义并没当甩手掌柜。2014年起,众多酒企开始行动,纷纷投资建设完善废水处理系统,通过向第三方专业环保企业付费购买服务,推进产污治污分离,逐步实现“谁污染、谁付费”。

  2018年,赤水河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进一步扩大范围。云南、贵州、四川三省达成共识,共同出资2亿元设立生态保护横向补偿资金,按照“权责对等,合理补偿”的原则,实99成人施约定水质目标的分段清算,将补偿资金及治理任务分解落实到各责任市县,提升赤水河流域环境保护整体水平。

  如今,赤水河流域水质总体良好,所有监测断面均达到规定水质类别。昼夜不息流淌着的赤水河,续写着“美酒河”的传奇故事。

点击排行榜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