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76-555168096  投稿信箱:hsc@dvdcovnews.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特别公告:
当前位置: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 文明出行 >

琼库什台库尔德宁重装穿越记_户外

作者: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发布时间:2020-09-11 19:41 来源:
作者:勇敢的谷子   761人关注 2020-9-10 09:44

五六月正是天山鲜花盛开的时候,从四月开始我就蠢蠢欲动,那红的紫的黄的白的花总是在脑海里铺天盖地蔓延,于是我收拾行李出发前往伊犁去追逐花期。出发之前在朋友圈预告了一下,广东的小许姑娘看到后兴冲冲地飞过来和我会和,说是要感受一下徒步的滋味。

六月全国旅游放开,新疆又开始接待全国各地的游客,这件事的后果是让我在果子沟检查站被阻了六个小时,没办法,车里有个刚从内地过来的朋友,她必须做核酸检查。

在特克斯的青旅里遇到在琼库什台开客栈的小陈老板,于是一人50元坐他的车去琼库什台。

特克斯县每天下午两点有班车去琼库什台,车费应该也差不多是50左右,但坐班车的话我们到琼库什台就太晚了,到时就得住在那。住在琼库什台是很恐怖的,住宿费贵,吃的也贵,我完全消费不起。所以早点到,到了后直接进山是最好的选择。

今年的琼库什台和前年是两个样子,以前这里原始静谧,现在到处在施工,满地烂泥不知如何下脚。当然,这对我没任何影响,因为我们下车后就直接背上背包进山了。

从下午两点左右走到六点,在一个有水源的地方安营扎寨。春天的河水不算干净,还好这时大批的牛羊还没有上来污染水源,只需要用头巾和纸巾各过滤一遍就可以喝。当然,粗犷点的人直接烧开喝也没问题。

这次一行三人,三个女汉子,我和蓉蓉算是千锤百炼的,广东来的小许姑娘则完全是个新驴,不过琼库什台库尔德宁这条徒步路线是入门级的,不会太辛苦,而且路线成熟,一路都有牧民,所以也不需要担心什么。

出发不到两公里就遇到一队从库尔德宁反穿过来的马队,几个大姐神采飞扬和我打招呼,她们听说我们三个女的重装穿越都表示很吃惊,我们赶忙假惺惺地谦虚了一会。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没一个是强驴,没啥好的得意的。今天还学到一个经验就是千万不要向轻装的人打听水源和宿营地,因为她们都是一脸懵圈:水有呀,你住宿就有水喝的!扎营?不清楚哦!

第一天的风景乏善可陈,花是有的,草也是有的,但没有可以淹没人的花海,于是没怎么拍照,只在停下来等小许的时候才掏出手机卡几张。也许是在新疆呆得太久,对这样的风景已经有审美疲劳,这不是件好事,少了很多乐趣。


第二天沿着河谷一路缓下坡越五公里后过一座木桥就是一个绝佳的宿营地,最重要的是这里有非常干净的溪水。粗略估计一下时间,昨天完全可以在8点前到达这里。出发前查找了很多游记,没有一篇提起这个营地的,不禁有点郁闷。如果上午在特克斯搭车到琼库什台,下午2点前进山,只需要走10公里就能到这个营地,而且这10公里很轻松,后面要走这条路线的朋友可以参考一下。

过了10公里的营地后就是苦逼的爬山,陡峭的山路逆着溪水一直向上,所以这段不发愁没水喝,水很清甜。需要注意的是当要离开溪水时一定要把所有的容器全部装满,因为之后的十六公里内没有任何水源,没水了只能找牧民求助。但牧民的水也都是从山下用车拉山去的,我装一瓶就不好意思装第二瓶了。

陡坡约三四公里,我没详细记录,反正是挺累的,脚都起泡了。爬到山顶后一直缓上坡两三公里到达花海。花海这里可以住宿,好像不贵,50一人的样子。如果不赶路就可以

在这停下了,可以去牧民院子里扎营,收不收费看脸。我们看着时间还早,就决定再往前走走,找个有水源的地方扎营,实在不行就去牧民家借宿。这个决定大大滴错误,因为我们体力已经消耗得很厉害,背着几十斤重的东西爬坡真不太容易。特别是萌新小许,她看起来已经到了极限。结果我们走呀走,还特地偏离路书上的轨迹往沟里去找水却一无所获。水喝完了,包里的救命水差点也被动用,我用了洪荒之力才忍住没喝。想着如果9点还找不到水就只能就近扎营,留着一瓶水好歹能送送干粮。

当看到牧民时我们乐坏了,跑去要水喝,他说有住宿200一个人,我们实在是太累想着今晚不扎营也行,就聊到150元三个人,每人还要送一碗马奶子,奶茶随便喝。马奶子有点酸,小许一点都喝不下,蓉蓉勉强喝了一小碗,剩下的全部被我一个人喝完了。她们不识货,马奶子是热性的,阳气重,营养好,喝完肚子里发热,晚上睡眠好得很,真是便宜我了。

特克斯八卦城的中心点

琼库什台村

蓉蓉姑娘

第一天的营地

从帐篷内往外看

这帐篷跟了我好几年了

小许姑娘

第一座山很陡

六月初马群先上来了,牛羊要晚点

这是传统的哈萨克羊毛毡房

在牧民家借宿,这家人刚上山,家私都没整理好,就给我们在地上铺了张毯子当床了。

夕阳下的雪山


早起收拾行李时小许说左腿拉伤不能继续前行了。蓉蓉劝她别放弃,我则沉默不语,不管前进还是下撤都只是不同选择而已,况且对于一个萌新户外者,拉伤的痛苦确实难以抵抗。于是花了200元请牧民家的小伙子送她下山。这个价格其实挺贵的,可没有选择。她带走了一个单人账和一罐气,回到特克斯县城等我们,这算是意外减轻了负重吧。

今天在草原上起起伏伏,草原这东西真的只适合远观,当你走进时会很痛苦地发觉在各中美照里像绿色地毯一样的草原根本没那么可爱。遍地的牛羊马粪就不说了,这种味道闻习惯就不觉得臭了。最幻灭的是我梦想,想象中应该是背着背包悠闲地在草原上漫步,不时地给花花草草拍拍照,无边大草原上两个美女背包而行,那多么浪漫!而现实是不停地上坡下坡,上坡时气喘如牛,下坡时尖刺痛。脚下的路时有时无,一不小心就踩到一个坑里,没有扭着脚已是万幸。

这条徒步路线景色确实不错,一路伴着雪山同行,清凉的雪风让夏日的燥热退避三舍。我走着看着,老是一不小心就偏离了路书上的轨迹,然后又得花很长的时间回到正确的路上。

这条穿越路线最大缺点就是没水源,从昨天到今天一共30公里没有任何水源,前方多远有水源也不知道,我只好一见到牧民的房子就跑过去要水,身上的三个水瓶随时保持全满状态我才有安全感。哈萨克人是善良的,不用担心要不到水,还有一家人热情地邀请我们住下,只是我们还想赶赶路只能婉拒了。

从下午三点开始一直在爬坡,路上遇到一个很帅的小伙骑着一匹很很帅的马,他说和我们同路,前方还有8公里就到塔里木营地,让我们把背包放马背上,他帮我们拉去营地。我们拒绝了,不是因为不相信他,而是不相信自己能走到塔里木营地。脚上的两个大水泡破了,我一抖一抖地走着碎步,这个速度估计八点前是到不了的。

下午六点半,我们终于爬到2850米的最高点,山顶有个小石屋,里面挺干净的,牧民还没上来,于是果断决定在这借宿了。屋子里有干柴,屋外有大片的野蒜。生起火驱散屋里的湿寒,采一大把蒜苔放到方便面里一起泡着,没水源这蒜苔当然也就没洗,掐头去尾直接吃了,这蒜苔是脆甜的,很好吃。坐在小石屋门口的台阶上一边吃加了料的泡面一边看无敌美景,享受呀!


这条牧道很好走,就是它勾引我走错路了

刚上来的牛瘦骨嶙峋,漫长的冬天消耗掉了所有脂肪。

这刚出生不久的小牛。牛羊的繁殖期挺符合自然大道的:四五月牧草刚绿的时候在山脚出生,然后慢慢地从山脚往山上牧场走,这个很长的迁移过程让小牛羊的体魄强建起来。听牧民说最先发芽生长的有一种艾草,牛羊开春吃了这种艾草就不容易生病。

今天的气候反常,四月气温就升高很多了,导致野花提早开放,现在来已经错过了花期。

马上来的早,已经开始长膘。

野蒜苔,有点老了,还是可以吃的。

借宿的小石屋前是无敌美景

特意爬到一个大石头上给我们的小石屋拍了个照

这块石头上是唯一有信号的地方

这种天气的木材很潮,我费了很大的劲才生起火来

( 本文作者 : 勇敢的谷子 )
    五六月正是天山鲜花盛开的时候,从四月开始我就蠢蠢欲动,那红的紫的黄的白的花总是在脑海里铺天盖地蔓延,于是我收拾行李出发前往伊犁去追逐花期。出发之前在朋友圈预告了一下,广东的小许姑娘看到后兴冲冲地飞过来和我会和,说是要感受一下徒步的滋味。 六月全国旅......
点击排行榜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