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76-555168096  投稿信箱:hsc@dvdcovnews.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特别公告:
当前位置: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 文明出行 >

徒步丙察察山南_户外

作者: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发布时间:2020-07-26 00:38 来源:
6.10 野博康加日营地~贡措营地
昨夜基本彻夜未眠。即便在4点到6点睡着的那俩小时里,做梦都是找手机找到了手机,由此说明和尚是真的心心念念。
醒来有微微的风声,拉开帐篷看远方依然有朝霞,是个好天气。外帐昨天给力了一天干嗖嗖的,今儿便结了厚厚一层霜,恰如心情一样。顾不得些许小问题,卡着时间在能见到东西的时候背包上身。想给手机最后一个机会,主要也是给自己一个交待。然后循着大概走过的路,慢悠悠又仔细瞅了一遭。
阳光早早照在身上本是件舒服的事情,可完全破灭了的希望还是让心里空空落落。寻过这最后一趟,带着各种想法开始了正常节奏的徒步。前方垭口6000+,下去还有5700的营地摩拉门青,今天还是有事儿做的,徒步来说至少有可以吹牛逼的海拔。
昨晚的乱石堆临时营地离野博康加日大概两三公里,海拔5600的样子。一个往下的斜切来到5500的野博康加日营地,今儿的爬坡便正式开始了。许是心里有事儿,又或者是已经适应了海拔,总之最终过垭口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感觉6k、5k、4k好像都差不太多,没有波澜的心不在焉。
垭口往下一点点便是海拔5700的摩拉门青营地,希大环上最高的营地了。原本有心思在这里体验一把,可是昨天的5600也挺好。另外,今天到得挺早,扎营也只为了看日照金山。合着出发以来天天看,已然审美疲劳。
从岗彭庆到摩拉门青,这应该算是国内最顶级的雪山徒步路线。和附近的EBC一样,这里也是雪山老餮的盛宴。近距离接触各种雪山,穿过冰塔林,随时还有各种错来调节心情。当然,得看季节的选择。但是就可达性来说,这一路实在无可挑剔。唯一能阻止这条线火起来的可能也只有海拔了。。。。
摩拉门青营地往下,路便显得很是无聊。先是一直沿着河沟,完事儿在沟壑里各种横切。路上没有任何可看的,岗西错都变成了一个小小目标。然而,藏在冰川地貌乱石深沟里的海子不仅可达性差,完事儿还惯性被冰封。没啥可看只得怏怏而走。
慢悠悠走到贡措,周边天气不好也就算了,关键湖面又基本被冰冻。远远能看到湖的左岸有一块沙滩地势平坦。其实营地的条件怎样不是决定因素,主要那儿化掉了小小一块儿冰有了水面。甭看当下天气不咋地,保不齐明儿就有惊喜呢?就算是啥也没有吧,左右也是要走的路,总之过去了不吃亏。
问题在于湖边的积雪实在忒厚而且还有断裂的冰缝,只好拔高一截再横切。中途那坑爹的雪居然陷住了和尚的鞋子,可劲儿一拔只出来了脚,鞋子和雪套一起留在了雪下!和尚比较轴,越这样越得过去,最终到达居然已经是8点。这么晚才扎营,可算难得。
罔顾风向,再一次把帐门开往了面向雪山湖泊的方向,要的就是这湖景房雪景房山景房的效果。另外,沙滩上搭帐篷就是爽,居然睡出了席梦思的效果,日后看来得去海边沙滩上多多体验。
日常早起,披星戴月。
希夏邦马峰下面的冰塔林。
将近6000+垭口。
没有雪的6000+垭口
摩拉门青营地前后的视野
摩拉门青营地下乱石堆。
岗西错前后冰碛乱石堆,冰川走过的地方,那路谁走谁知道。
冰封的岗西错。
岗西错后,贡错前无名湖。
冰封的贡错。
贡错边厚厚的冰雪,这一段最酸爽的事儿就是一脚下去使劲拔上来脚上只剩了一只袜子,雪套和鞋子一起留在了雪下。
睡起来舒舒服服的贡错营地。
6.11 贡措营地~希峰南坡大本营前营地
昨天到得晚加上前天晚上还没咋睡的关系,这一晚算是睡了个好觉。早上醒来居然还赖着有点儿不想动,直到第二个闹钟想起才满心不情愿地从帐篷里爬了出来。
收东西的时候忍不住拉开帐篷看了下外面的天儿。云掩了山一半的容颜,看起来这些天就没停过早晚都有的日照金山今儿是要打住了。正常地收拾东西,没想到塞包的时候风云突变,太阳居然一下子就爬上了山的脸。急急忙忙地跑去湖的边儿上,可惜微风之下有细浪,连带倒影就像长了皱纹一般。不过意外得来的惊喜,要求不能太高,如此已然很好。
沿贡措的左边继续向前,不远处即可到噶龙错的边儿上。昨儿观察了一下路况,今天出发果断穿上了雪套。每天时不时的总要踩会儿雪基本都已经成了固定的消遣。对噶龙错没报什么希望,它倒也没让和尚失望,湖面还是厚厚的冰面。
之后的路更没什么看头,就悠悠地走着路,直往希峰南坡大本营。过了河谷营地以后,景色会略略好些,至少,路又来到了雪山的脚下。天气不能算好,太阳有一搭没一搭,雾也就时时升起让目光没有穿透性。走在缓缓往上的路上,海拔也就5000左右,还并没有什么陡拔,可就是走得不得劲儿。或者是沿途没有什么消遣也没有什么期盼,只有偶尔从雾里传来的动静知道雪崩在闹腾,算是额外的一种调剂。
不到4点到达大本营。营地条件不错,可是看景的视野却很局限,看看时间也还早,果断便往回返了。本来轻松可以到达欣德营地,同样的因为视野不好被嫌弃。在离欣德营地大约五六公里的位置路边随便拾掇了一个位置就安营扎寨了。地方不平,风向不太好,水也不是很干净,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可是四周雪山,帐门一拉开就有取景窗的视野,对和尚来说就已经是上佳了。
美中不足的是不到8点已经起雾,有的时候不稀罕没有了又想看看的日照金山又得靠运气了。
贡错营地的日出
路边各种湖的倒影
和尚略为变态,乱石堆反而是比较喜欢的路段
去往希峰南坡大本营途中
营地的风景算是可以
傍晚起雾的营地。。。。
6.12 希峰南坡大本营前临时营地~聂拉木
昨晚的大雾持续到今早,一直白茫茫一片将天地笼罩。有雾风声小,所以听到的一直是对面不时传过来的雪崩声。
早起帐篷不出意外的湿漉漉。想着日照金山应该是没有了,那就赶紧的吧,冲进县城去混口饭吃。然后走了几步太阳居然有了点儿要出来的意思,不过最终因为雾气太重并未得逞,也就是个意思意思。
同样的路,昨天上坡一步一步挪得极没效率,今儿换过一个方向就是完全不同的情况,8点钟呼呼啦啦地到达欣德营地。在这里终于见到出发以来的第一个牧民,实际上他的棚子就戳在营地中央。棚子旁还有数顶帐篷,正有人拿着长枪短炮对着雪山轰击。因为隔着一条河,没有过去打个招呼,埋头直接向前了,县城在召唤。
欣德营地出来沿河谷一段儿然后往右切上小山脊,其上能看到最后景色还算可以的雪山。当然,也能看到长长地下坡之后河谷边儿的公路。和尚犯二了,不看海拔和轨迹,简单粗暴一个直直地陡下到了机耕道边。一边下坡还一边纳闷儿:不应该啊,和尚这么不挑路的人都觉得这下坡不好走,那要上去可咋办。完事儿往下走了一段儿瞅明白了,合着人家根本就是有路的,只不过是自己没走!
下到公路上一切就简单了,没了风景也没了徒步的感觉。然而效率却是实实在在地加快了。差不多中午十分,人便冲进了县城。算起来,跑了4天半便结束了西大环,和尚对这个结果还甚是满意。然后一边走在街上一边盘算着怎么赶紧找个宾馆,这身上实在该好好洗刷刷一下了。问的第一家店看起来应该是不太贵的那种,结果单间150,嗯,不可貌相。但这可是绝对的超出了心理预期,扭头就走说得去找个便宜的。老板说这儿就是最便宜的,和尚说那也得去问问。问了几家果然证明老板挺实诚并没有撒谎,那好吧,跑去车站买了一张手写的第二天一早去定日的车票,背着包又回到了第一家宾馆。
晒完帐篷睡袋,去外面寻了口酒喝了以后才有心思冲澡。冲完之后身上的轻松劲儿感觉无与伦比,这么舒服的事儿,那一定得再喝上几口。燕麦片煮泡面加火腿肠和乡巴佬鸡蛋,和尚也不知道这属于什么黑暗料理。只不过这么好的下酒的东西,买来的居然是一瓶山寨的牛栏山二锅头。。。
哪怕觉得味道不对劲,照样喝完。完事儿又去弄了瓶拉萨啤酒和小郎酒来解解味。然后应姑娘的强烈要求,弄了碗番茄炒蛋盖浇饭塞进了胃里,此外和尚还私自弄了一鸭头下酒。果然山里一放出来,立马就是不受控的胡吃海喝的状态。。。
隐隐一现的阳光,最终还是被压制了。
看景不行走路还成的天气。
越往后天气也越好,只不过光凭一个好点儿的天气还是不足以留住和尚。
西大环的前四天每天踩雪都变成了消遣,加上天气极好,阳光本身的紫外线和强烈的雪地反光叠加作用,于是脸便成了这副模样,恰似涂了火锅油一般。所以户外需谨慎也不是一句空话。。。
6.13 聂拉木~优帕村~晓乌错营地
宽宽大大的床吃得饱喝得爽睡起来真是都舒服好多。但是早起脑袋明显还有感觉,果然浓睡不消残酒。清晨的街上冷冷清清,看地上似乎下过雨,山里也云雾缭绕,聂拉木的天空果然不一样。然后寻觅了一路的大包子这里继续找不到,不得已破例来了笼小笼包,然后便去了车上继续打盹儿。
路上其实略有纠结是直接去定日进嘎玛沟还是到去吉隆的路口下车再去希大环的北边。最终还是未知的诱惑战胜了已知的美妙,好歹把没去过的珠峰东坡溜达一圈再说。
到达定日的时间还早,11点多,天气大好。原本的想法是街上瞅瞅有没有顺风车去往曲当乡,结果下车还没两分钟,和尚就已经被包车的兄弟们盯上!没办法,特征实在过于明显。虽然曲当乡到定日就150公里的样子,包车800的价格和尚事先倒是知道。最最主要,去往那个方向的外地人基本都是去嘎玛沟的,除此之外则很少有车进入这破事儿和尚也知道。看了下这天气,想着这大好的时间,讲了下价700块和尚就从了,这可真是破天荒!不过说穿了也没啥,昨天出到海拔3700的聂拉木居然有些醉氧,什么也没干就觉得整个人有些晕乎乎有些恍惚。而且外面人吵车闹真是感觉特别喧嚣,和尚下意识地就想感觉滚进山里躲着,至少安静可以保障。
谈好车便到路边的小超市胡乱买了些垃圾食品,加上一堆士力架和10来包压缩饼干做路粮,合着100块钱不到。想着优帕村是徒步起点,多半能买到馒头大饼啥的,到彼间弄点儿做主粮也就齐活儿了。不得不说,现在对吃是越来越不讲究了。刚开始出门徒步还将就各种营养配比均衡,生怕几天没吃好东西自己就怎样怎样了。现如今就只有一个原则,怎么方便怎么整,饿不死就成。
定日到扎西宗乡的路算是故地重游,只不过6年前骑单车时正在修的路烂成狗,现在已然大好。可是当时的北坡大本营却没有限制,只要你能,爱往里走多远是多远,谁也不来管。只能说一切的事情,都是时过境迁。
虽然只有100多公里,因为盘山路多,所以用时还不算少,到达优帕村已差不多3点。看时间有想法要不要在村里住一下,可是想想3700的海拔又打住了。何况村里到晓乌错营地也就11公里的里程和1000m的拔升,时间也足够来得及。只不过失算的是村里还真没有大饼馒头,跟村民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小卖部。各种口味的方便面赶紧弄了5包,令人开心的是吃了俩月的3块一包的泡面这里居然两块,大概也只有小农如和尚才会为这种事沾沾自喜!
从优帕村开整时间刚好3点,一路的好天气在徒步的方向却很是不友善。那怎么整,开弓没有回头箭,硬上也得上。路倒是挺好,珠峰东坡毕竟成熟。小雨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光临,有些许遗憾,看起来观景是要受影响了。
堪堪6点到达晓乌错营地。因为今天没其他人进山,平时牦牛工住的房子空无一人。和尚这可开心了,老实不客气地霸占。就算天气尚好遇到棚子尚且把持不住,何况下雨,想都不用想。
更为难得的是,这里居然有2G信号。当然后来得知这里其实还有移动的无线信号,只是当时不知。既然天气不好照片没法儿拍,刚好前些天一直在山里和姑娘也说不上个话,果断和姑娘煲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粥。一边煲粥一边还生了一小堆篝火,嗯,在外面,尤其在高海拔,这可算是难得的享受了。
下午3点从优帕村出发。
回看优帕村的天气着实不错,往前晓乌错就有些呵呵。。。路上阵雨时下时停,总之是个天气就是不消停。
到达营地以后天气越发糟糕,索性蜗居石屋生了一堆火,瞬间就觉得住宿又上了一个档次。
虽说有火腿肠,这碗面可能在绝大部分人看来还是太过寡淡没法儿下咽。和尚吃来却甘之如饴,当然营养确实没法儿保障。能吃下什么对进山来说也许不仅仅是一种习惯,说是一种天赋也未尝不可。
虽说天气不大好,这其实还是比较开心的一天。头一天出西大环,第二天进嘎玛沟,这样丝毫不浪费时间的衔接最对和尚的口味。开过一个玩笑,其实也算是心里话:特别希望走的路线都是下一条线的进山口连着上一条线的出山口,中间有个小卖部就成。和尚觉得自己真没投错胎,从头到脚就该是个山里人。
6.14 晓乌错营地~东坡大本营前临时营地
昨儿晚上时不时有雨声风声响起。虽然睡在小石屋里不受丝毫影响,可是却相当于好好做着梦却不停有人告诉你醒了之后出门天气可不好,这滋味儿可也不咋好受。另外到底是屋子保暖的关系还是咋地,昨儿睡到半夜居然被热醒,这真是从何说起。。。
因为闹钟照常,早上不用收帐篷便赖了会儿。侧耳倾听窗外的动静貌似还好,临走发现雨基本没有,有的是微风伴着雾气飘。即便天气大好看这景色应该也不咋惊艳,就这样还非要矫情,那也没啥好说的,背包就走人。
将近7点半的样子出发,伴着山前的雾爬到晓乌拉垭口,嗯,山后是更大的雾。垭口之后一小段便是陡下坡到嘎玛沟,下到半中好歹知道了这沟是什么模样。只不过路并不好走,雨后的烂泥和光溜溜的石头总会想着使个绊子。到得沟底居然还来了一段沼泽路,总之不让人痛快。
10点40的样子到达卓湘营地,路在这里拐个弯立即拔升。在山脊处遇到一回返的云南大姐,随便闲聊了几句。大姐可能是觉得身边的人不懂她路上居然遇到有人能理解她还是咋地,话没说几句呢眼泪先流下来了。话说大姐也是刚满60的人了,这可叫和尚有点儿尴尬可又不便立即走开,家长里短了10多分钟才得以继续赶路。不久之后终于遇上了之前微信联系的季成,3人小队伍。由于他们今天只到汤湘,和尚又想往前赶赶,所以路也没法走到一块儿。聊了几句稍微走了一段儿便继续向前。
1点45到达汤湘营地,和尚还有点儿不太确信。直到看轨迹没错儿,看小石屋的门上也写着汤湘营地才总算相信到了。如此看来,今天的巴当和俄嘎营地是没得跑了,就算白当也是可以憧憬一下的嘛。
汤湘营地出来几步路便是一个左转陡下,海拔损失了好些。来到谷底碰上一个大大的队伍,当然也可能是几支队伍,总之是大大的一群人。这种时候总是很难避免被人问从哪里来。得知和尚今天从晓乌错营地过来,中间一年轻的哥们儿不信,说你从卓湘来的吧。而且一连问了几遍,话说走这点儿路有必要撒个谎么!而且晓乌错营地和卓湘营地差别之大应该还没人傻傻分不清楚吧。于是和尚再噎了他一句:今天要去到白当!然后旁边有大姐说那你这一天干3天的路啊,和尚只得说还好还好。也只能是还好了,因为今天到白当,貌似概率还是挺大的。
白当营地之前的路基本上都在爬升,或缓或陡。前半段和尚还走得小开心,因为天气看起来貌似还不错。可是走着走着就变味儿了,尤其5点多到达白当营地以后。迅速弥漫的雾气让周边的雪山瞬间没了能见度,其实路的能见度都已经没有那么好。
和尚觉得有点儿不得劲儿,反正白当营地没有棚子,就这天儿在这儿呆着貌似也没那么痛快。加上去大本营也是原路往返,于是决定往前挪挪,这样明天总归会轻松一点儿。至于营地,一顶帐篷只要在有水源的地方怎么都能找到个地儿。
只不过越往里走雾气越重,甚至时不时还有很小很小的细雨落下。这可不咋友好,怎么经常在国内都是看山不见山,如此看来还真是相见不如怀念。最终是在白当营地和大本营差不多中间的位置找了一地儿。此地位置居中凹陷,被风吹的可能性便相应减小。加上旁边还有一小湖做水源,虽然水质不咋滴,总归是该有的都有了还算不错。
原本以为仅仅只是有雾,至晚却是小雨拍打帐篷。对明天的景色再不敢有丁点儿奢望,给个不下雨的天气,能好好走路便好。
清晨的晓乌错极垭口前后。。。
卓湘营地前的沼泽地,那个酸爽。。。
不到两点到达汤湘营地,心里还有些不敢相信,非得有字才能确认。。。
巴当营地前的乱石穿越。。。
原本以为今儿能直接干到大本营,时间木有问题,但是一过白当营地瞬间起雾,这天气逼得和尚也只能中途扎营。真正的中途扎营,过了白当营地以后到大本营稍微有难度的一段乱石路,位置刚好居中,不情不愿中扎了营。。。。
6.15 大本营前临时营地~大本营~措学仁玛营地
一早醒来,小雨还轻轻拍打着帐篷,这可不是啥好的兆头。想着外面的湿漉漉,收拾东西都总想拖拉拖拉,合着反正也没有什么看头。
先收内帐貌似也并没什么卵用,反正最终都是湿了吧唧的一堆东西。虽然对大本营不做任何指望,可这近在咫尺的距离,怎么着还是得过去望望。路平缓好走,但走了也白走。不到一个半小时到达目的地,眼前雾气蒙蒙,目之所及基本眼前数尺之地,什么也不得见。原本有心在这里呆一会儿等等看看,结果倒好,还没站几分钟呢,雪花却已经飘下。这是嚣张个什么,倒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好地方。和尚不吃这一套,扭头便撤了。
回程的路上情况比昨天更糟糕,相随大雾的,是雨也一直滴滴嗒嗒。没有任何值得流连,连走路也没了舒适感,总之,不得劲儿。
沿途不见任何行人,原本以为要碰上的季成也不见。中间特意岔去了汤湘营地,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营地空空如也,在雨雾里静静发着呆。和尚略有些迷茫,不清楚昨天碰上的人群和这几个哥们儿到底去了何方。想着不至于所有人都原路返回了吧!于是心怀忐忑地慢慢开始缓上去往措学仁玛,顺便查看着沿路大家脚印的方向。
和尚的小心思,就算大家都不过垭口,那去到措学仁玛以后也有时间回头再到汤湘。只不过沿途脚印紊乱,和尚越走越是一头雾水,完全理不出个头绪。而伴随着海拔的越升越高,和尚慢慢有了想法,管你们都怎样走,上去以后哥们儿可不想再往下。就算多费些时间,兄弟好歹也得整过朗玛拉垭口,总比原路返回要来得轻松实在。
原本想着到措学仁玛好歹得费些时间,快到的时候看手机还不到4点。汤湘出来也就用了一个多小时,于是乎又有了得陇望蜀的想法。琢磨着营地有人也就算了,要是没人兄弟便硬怼5300的朗玛拉垭口,翻过去胡乱找一营地拉倒。合着就这破天气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变好的指望,另外反正一身脏乱,那就索性爽个够。
将将4点到达措学仁玛,还没看到小石屋先看到季成他们大大的帐篷。那好吧,今天行路就此作罢,早早地在此安营扎寨。先到大帐篷歇了会儿马,难得这地儿居然有无线信号,赶紧给姑娘报了个平安。然后去查看了一下小石屋,情况可不是很友好,漏水点颇多,睡石台子感觉有点儿妄想。没想好睡哪儿呢,先把帐篷拉开晾了晾,湿得已经有点儿不像话,不管是收还是背着都不太好。
蹭了季成的米饭和鸡汤,完事儿回来生火去去潮气。雨水里泡过的柴火也特别矫情,怎么烧就是不痛痛快快燃一场,非得不停地吹才有些些火苗。这么大好的机会和尚还真是不想放过,于是乎可劲儿练肺活量,生生做了好久的人肉鼓风机。至于帐篷,也硬生生被熏出了一股腊肉的味道。这味道经久不散,直到回了拉萨还浓郁芬芳。
入夜大家睡得极早。和尚却舍不得那堆火,愣生生挨到11点过才把火堆扒拉开,在生火的位置铺上了气垫睡袋。觉睡得原本还不错,可是没多久却硬生生被外面的风雨大作给吵醒。其实吵醒和尚的不是那动静,而是落在脸旁的水滴。哎哟你们自去热闹,这样可有多不好。顾不得睡眼惺忪心里骂娘,赶忙从睡袋里爬出来想着把外帐拉开挡雨。忙活了半天不得要领,索性就把外帐直接给搭了起来,总算是安了个心。
这便是和尚所见东坡大本营的情况。
大本营回返的某一刻以为天气会好转,最终却证明只是回光返照。
雨中嚼着士力架的心情。

6.16 措学仁玛营地~曲当乡
每次夜间有雨天气不好,早上闹钟想起之后总得赖会儿。似乎不做点儿什么就对不起这天气制造的混乱。但是想想早点儿下山兴许能有机会去到定日,不由得又多了一分心劲。无论咋说,啥也看不到的情况下,呆在山下有吃有喝不用受冻的地方总比在山里爽,那就啥也别说了,走你。
背包之后和季成打了个招呼便开始了往垭口的爬升。路迹明显也算不得难走,垭口前后的雪倒是真厚。慢慢悠悠晃过去,用时倒不算太久。只不过过垭口便有雨落下实在让人有些闹心。雨不大不小足以淋湿身上的衣服也足够恶心到人,最紧要不论是想拍个照片还是想掏手机看看轨迹都显得极不方便,别扭!
额外的小插曲,下山在海拔5040的冰渍湖边,亦步亦趋随着之前有人走过的脚印向前。没成想到得中间一脚干破厚厚的积雪,一挣扎双脚居然就踩在了水中。和尚那个怒,一路的小心翼翼,最终居然是这样!而且再往前往前几步,基本是每次都干进水中,感觉跟淌水实在没有任何区别。真的是一下子气冲斗牛,大骂之下的回声都在山谷里回响。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走到后来发现前面就是一层薄冰,基本没有不踩破的可能,毕竟是和尚不是铁掌水上漂。
没办法之下之好淌过一段水再一个陡拔之后翻过一个峭岩,有雨有雪之下的湿滑,绝对的危险操作。过去之后索性脱下了雪套,反正已经没有保护的必要。面对之后的陡下,不顾双脚在鞋子里面滑来滑去,任性地跑得飞快。管你是否下雨是否烂泥湿滑,总之就是放飞自我。
跟只落汤鸡一样在11点50走完山路来到了公路边,措学仁玛出来刚好4个半小时。想想昨天真要往外干,晚上还真不会有起来折腾帐篷这码事。下到公路就有人问是不是要去曲当乡,说摩托车送100块。和尚觉得这是不是忒贵了点儿,一口回绝,转身就抄小路冲进了轮珠林村。
村里有个小哥打了个招呼知道和尚要去定日,说微信里可以帮忙问问有没有车,无果。再往前走了几步上来一哥们儿说是乡里辅警要看证件,一番折腾没确认他的身份倒是搭上了他的摩托车,讲价80。唉,和尚也实在不想在雨里再走10多公里的公路。
坐在后座上总是不放心,一直觉得后轮在摇摆还有点儿打滑。快到乡里这哥们儿终于停车看了下,嗯,后轮已经没气了。哥们儿一脸可怜兮兮说你要不给我100吧你看我还得修车。和尚不觉得修车跟自己有一毛关系,但是因为路上这兄弟说他可以帮忙问问去定日的车的情况,一番冲动之下便给了他100,然而最终还是又一次没结果。。。。
到乡里先买了双20的布鞋换上,完事儿又去买了一瓶小小的二锅头配着一碗青椒肉丝炒饭。吃着饭又碰上了在汤湘和巴当之间碰上的那些伙计,闲聊几句之后跑去路边等车,到头来无非是消磨时间和希望。4点看看实在没有希望,一声长叹,胡乱找个地方住下,毕竟,不是总能事事遂人意。
住下才得知乡里已经停电数天,话说这是要闹哪般。看看天气预报希夏邦马那边接下来天气也不好,所以充不充电倒不造成大的影响。只不过如此一来和尚就显得格外迷茫,不能去西大环,郭喀拉又要等到23号才会进山。手拿把攥一大堆的时间突然就不知道该干嘛?不是不会闲着发呆,只不过不想停下脚步。基本上呆在城市无所事事就只会干吃肉喝酒这勾当,如此虚度多多少少有些心有不甘。
下午就在这种不得劲里去超市胡乱买了些东西下酒直到晚上。其间去了下马路对面的川菜馆打听车的事儿,加上在路上添加的各种问车的电话和微信,这次结结实实玩了一把广撒网!好在效果不错,天还未黑便有了结果,对面饭馆大哥说明儿一早便有车去到日喀则。那行,就这么着吧,慢慢去往拉萨。
大名鼎鼎的措学仁玛营地并没有拍到上好的雪山倒影。
朗玛拉垭口。
时不时会一脚踩下去掉进雪里,但是这个湖里的淌水。。。。
6.17 曲当乡~日喀则
上午10点终于从曲当乡出发,下午6点冲进日喀则。
吃肉喝酒!
6.18 日喀则~拉萨
不管多不情愿,这一天还是冲进了拉萨。
睡了个久违的懒觉,然后跑到扎什伦布寺门口连吃3小碗凉粉。1点多等到季成从定日过来,蹭了顺风车。回拉萨的路上天气并不太好,阵雨此起彼伏。没了日光加成,素颜的羊湖也褪去了耀眼的光芒。
10点多抵达拉萨,久违的大城市了。城中雨势不小,和尚没管太多,11点住进西措之后还跑去外面弄了个炒饭和一瓶二锅头。吃喝完睡下已经凌晨3点,久违的夜生活。。。。
6.19拉萨混日子一天
昨儿睡得迟,今儿起得可不晚。
上午踢踢踏踏溜达到了哲蚌寺门口。原本还勉强想进寺看看,摸摸兜里发现出来忘了带口罩。。。没口罩连山门都进不了,那还有啥说的,打道回府!
回去的路原本没想走,有公交多好!没成想投完钱之后因为没有口罩被司机赶下了车,那啥,不会早点儿说啊,一块钱不是钱么!
悠哉悠哉逛回去,一个午觉睡到将近天黑。晚上没有逃脱小兄弟们的召唤,又是烧烤又是啤酒直到3点,下到山里进到城市,果然是混乱的生活!
6.20 拉萨继续混日子
今天把昨天的日子复制了一遍。
上午慢慢悠悠晃到色拉寺门口,然后瞅了一眼继续过门不入。
去到仓姑寺吃个包子嗦碗粉,回到青旅睡觉,晚上一群人先在大厅喝酒,继而又跑到昨儿的烧烤摊,一番折腾下来还是到凌晨3点睡觉,身体就是这么被摧残的。。。。
6.21 拉萨,虚度
今儿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日环食上。
上午沿着布达拉宫下面逛一圈,下午无所事事便去超市溜达一圈买了郭喀拉需要的干粮。晚上继续喝酒,睡觉已经两点后,好在明儿终于可以出发进入郭喀拉。这城市的醉生梦死是个坑,山里才是向往。
6.22 拉萨~才巴村~卧龙镇
这倒可以算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的一天。
守着时间起床后出去逛户外店,反正早了人家也不开门。不做太大指望又略带希望能买到类似于帐篷绳这种耐磨的绳子,预估着雪套上的绳子这趟应该撑不到出山了,得弄个备胎。最终几个店逛下来算是一无所获。解决的办法倒还不错,客栈前台小哥哥给了和尚一双新鞋带,目测是扛造的类型,妥了。
胡乱塞了下包,拎着登山鞋和小布鞋便去找小精灵他们汇合。临到发现两天去色拉寺的路上其实有经过她们客栈的门口。老石和方舟在和尚前脚进门的时候抵达,时间还真是卡得刚刚好。行者原本计划晚上坐车过去早上直接开干,后来可能觉得时间还早呆在拉萨也无事,便修改了一下行程下午赶到才巴村。时间允许就进山口往里再走上几步,不行下车就地扎营。
12点在罗布林卡附近机场大巴的下客点接上行者和龙兄,附近觅得一川菜馆子饱餐一顿便正式出发了。全程基本拉林高速,米拉山隧道因为维护所以单向放行于是翻了个垭口。虽多年不走,对沿途还是印象深刻。天气算得不错,和尚的心思倒是像白云般飘得有些远。总想着那时的单车那时的同伴那时的事儿,时间如白驹过隙一闪而逝,明明觉得近在眼前的事儿倏忽之间已是8年之前。光阴里的似水流年!
将近林芝风云突变,原本的万里晴空忽然便风雨大作。看完彩虹再往前发现地上甚至还有积雪,看起来还不仅仅只是雨在逞威造势。和尚的心里不免有一丝丝隐忧,雨季就是雨季,来到林芝的地盘,这情况似乎比想象中要来得更加严重。真正进山后果有大雨天天跑来做亲密接触,这徒步可不会有多美妙。
兴许是和尚最小少历风雨所以少见多怪,其他哥哥姐姐基本是处变不惊,好吧,要淡定。
因为限速,所以路上费时颇多。到得米林已临近天黑,省了晚饭的环节一路往前赶,到了才巴村身边已经都是夜的漆黑。村口照例设有卡子拦阻,幸运地是随便交涉了几句便放了行,这让大家颇为意外又很是开心,虽然没有住的只能摸黑搭帐篷,可进山便好。
然后或者是为了增加故事的趣味性,平地起了波澜。明明给大家放了行,卡点儿的人不知是当时没想开还是放行之后没想开,不多久大家就发现车子后面来了一车尾随。没别的事儿,待得兄弟们停下准备卸包的时候人家说话了:别忙活了,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此路不通!非原话,但基本就是这么个意思。
求情讲道理无果,人家挺有原则。原则也就一个:管你说什么,不让进就不让进!那好吧,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我们非但不是强龙,连强驴都不是。没了别的选择,回米林有点儿远,到旁边的卧龙镇住下再说。
和尚不禁有些感慨,上个月住卧龙时走得甚是辛苦,这次来同样没摆脱狼狈。而且巧合的是这次和上次都住了同一家店。店里大姐对和尚倒还有些印象:兄弟,这次终于有伴了,一个人走还是不好!和尚笑笑,不过很快僵住,黑灯瞎火的忙着卸包,居然把登山鞋忘在了车上没有拿下来!!!没有登山鞋玩徒步,那不好比打仗没了枪。。。
赶紧给司机师傅发了信息,所幸他还没睡下。让师傅帮忙把鞋丢在米林,寄希望有车能带过来多半属于奢望,主要会耽误大家的时间。最大的可能得包车往返了,想想这鞋子本身值不了几个价,来回倒腾费在他上面的力气和钱倒是真不少。但是自作孽没啥好说的,赶着吃晚饭实际已经是宵夜的时间喝了点儿啤酒平复心情,完事儿便赶紧睡下,来天多半会是不消停的一天。
为郭喀拉准备的压缩饼干,和尚这几个月真是把吃压缩饼干当成了一种事业来做。
沿途唯一动手机拍下的一张照片。
6.23 卧龙镇~普龙村~拉格村~小树林临时营地
真正一言难尽的一天!
虽然昨天晚上睡得够晚,早上基本上也是卡着天亮起床。自作孽自己解决,自己忘掉的鞋还是得自己取回来。
6点40就已经站在路边拦车。真正的大清早,路上根本没有什么往来车辆。好在和尚运气不错,不到7点还真的搭上了车。聊天得知司机青海人,卧龙镇上做修车的生意,这次刚好去往八一。30块钱的顺路车跑到县城,时间刚好8点整。
越靠近米林县城天气也愈发糟糕,连绵如注的雨水和飘渺不断的云雾让人不由得怀疑山里到底会是怎生一副情况。到达县城之后无暇细思,匆忙跑到前台去拿东西。司机师傅还未下楼东西也还在车上并未搁到前台,倒问得前台大姐一头雾水。
略有歉疚地再给师傅打了个电话,不几分钟便到了车上寻找东西。大清早的都费了点儿眼神来寻觅已经躲藏到了座位下的登山鞋,无怪乎大晚上的和尚啥也没见着。。。
东西拎上手,赶忙就到了路边去继续拦车。过了几分钟看效果貌似不好恰好马路对面又有小笼包,便赶紧过去弄了一笼。站在雨里吃完小笼包车还是没有着落。心想拖得太久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就不太好了,心一横包了个车回返,费掉150大洋。路上和司机师傅闲聊,得知这边居然有许多安置房的主人是由昌都迁来,只不过不过统统被本地人称为康巴藏族。司机师傅还吐槽他们不好说话,那啥,进山口可不能遇上。
因为限速路上没法儿跑得忒快,回到卧龙镇刚好遇到行者他们在把背包往车顶上抛,好在是没有耽误大家的时间。一双穿了许久价值699的登山鞋居然让和尚如此大费周章,真是最怕莫过于需要!
将近10点一群人再次兴致勃勃出发,这次的普龙村可是真的寄托了大家莫大的期望。绕过雅江后大家一边感叹于到普龙村的路真不错一边七嘴八舌说着风景真好。和尚就不插嘴了,一心想着进山再说。到得村庄情况又一次不算妙,眼前两扇铁门一把大锁一群村民!出乎预料的是没有交涉几句一大叔居然就同意放行了,一车人那真是高兴得不得了。不过剧本告诉我们一般事情都不会一帆风顺,一波三折才符合剧情!果然,就在车子发动准备出发的时候,过来一大妈说了一句话,原本缓缓打开的门立马换了个方向,又缓缓合上了!
大妈头发不多,梳得油光锃亮贴在头上。脸相既不尖酸也不刻薄但也绝非良善。人家话一说完就回到了铁门旁边的屋子里,任你好话三千只是眼皮儿耷拉都不带抬头瞅你一眼。这还没完,人家捎带着还叫来了驻村干部。总而言之一句话,此门是我开,虫草在挖季节,想闯关卡门儿有锁有钥匙没有。
好话说了几箩筐最终还是原路返回,颇有点儿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回来的路上各方联系也觉得去吞布绒村小有风险,主要是包车的司机交际能力实在有限。最终还是决定回到工布江达的方向,拉格村和知拉村那条沟,传说中最好进沟的地方。
差不多下午4点过尼洋河来到开朗村口,过桥就有一个关卡。似乎为了验证好事多磨,其他人都轻轻松松通过的地方又一次被拦阻。然后先是给村里工作组打电话,然后村里防疫组的组长又跑过来登记,好一通忙活!不过说到底,还是生怕有人进山动了里面的虫草!这是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总觉得任何进山的人都是冲他们眼中的宝贝疙瘩而去。。。。
在路上跟姑娘说,要是再无法进沟就回家过端午,家里有带肉的粽子下酒何必跟这儿瞎耗。然后一个多小时后居然被放了行,算是吃货的希望破灭。路过知拉村,一群人因为太兴奋一下子买了4瓶白酒。搞得不像是这事儿已经成功了一半,也不像是刚刚进山,反而像是出山要聚餐一样。不过喝酒嘛,管他出山进山,和尚倒是都挺乐意。买完就先来了几口,唯一的不好是包里一下子塞进去3瓶白酒,心里感觉:有一丢丢沉了。。。
6点下车,人多卸车拍照也误时,6点半终于出发。不几步遇到俩出山的哥们儿,三根弯掉的登山杖和一根木棍似乎说明了一切。不过大家的心情明显轻松,也是,第一天嘛,想那许多干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堪堪8点便在林间安营扎寨,顾不得蚊子盘旋轰炸,为了减负,和尚可是立马就放开喝了一顿。和行者两个人就整完了一瓶,然后大家又合伙喝掉了小精灵的半斤。结果就是钻进睡袋便睡着,至于当天的流水账日记,都是梦里的事了。
出发的点儿!!!
进山7人,行者专心做了摄影师。
面条下酒,酒用碗装,讲究的是一个气势。。。
6.24 树林临时营地~冲古错营地
昨儿晚饭的酒喝得明显比较二。和尚的酒量一点儿也不好,进山第一顿喝得却一点儿也不少。权当是减负吧,毕竟进山的4斤白酒一顿之后剩了两斤半。依稀该记得稀里糊涂之中一群马在夜色中奔过,老石傻傻地吼了声“熊”!把一群人吓得不轻,和尚有酒壮胆,以至于骚乱之后才明白是咋回事儿。。。
然后兴许是前面几天睡得都不够多,但多半是酒的关系,总之一晚的睡眠还算不错。早起有微微的细雨,收完内帐装完包才从帐篷里钻出来。然后老老实实在旁边烧了三四十分钟的垃圾才等到伙计们打完包出发,时间7点半,大部队来说已然很不错。
营地出发到三岔路口的路算得好走。11公里的机耕道海拔仅仅上升了400来米,除了现在雪山融水季偶有沼泽和涉水,基本没有任何难度。当然天气不太给力,所以走起来不如实际想象中的那般爽。途中唯一需要涉水的路段除了猥琐的和尚脱了鞋,其他伙计全部穿着鞋淌过,唬得和尚一愣一愣的!
跟行者和老石在离三岔路口还有4公里的位置赶了段路。好处就是11点到三岔路口开始烧水泡茶,茶喝完到12点差不多也等到大伙儿聚齐,时有小雨慢慢落下。和尚不善良,在这里打劫了小精灵的半斤白酒。由此,和尚可就垄断了队伍里关于酒的资源!嘿嘿哈哈。
三岔口往左去往克耙错,往右直达野冬拉日和欧古冲古错。因为龙兄和方舟需要休息,三人组于是继续提前出发。临行前行者交代说:从三岔口到冲古错路迹清晰肯定不会走错,只不过拔升略多,大家嗨起来往前冲,我们今天的目标营地冲古错垭口前的河谷营地!
大伙儿乐观地想着这一路上去里程不到10公里,拔升也不到1000,从中午开始走,妥妥的没有什么问题。结果冲古错还没到,行者自己倒先撞上了海拔墙,一路走来颇为艰难。和尚跟老石在后面慢慢随着,直到离冲古错不到一公里才越而向前。
3点10分到达冲古错营地,等行者半小时的样子,然后几个人拍着照片闲晃悠,跑到冲古错溜达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已经5点,然后看到草地上多出了两个背包躺在一旁,三个人面面相觑愣是想不出来这应该属于哪两个队友,着实尴尬。但是鉴于人还没会齐,去到湖边之后冒出来的太阳也依然还在,和尚也难得有闲开包晒了下湿漉漉的帐篷。
晒帐篷的过程中答案揭晓,这俩包还真不属于我们,到达此地的还有今儿完成了念久大环要出山的一男一女两位小年轻。更尴尬的是,行者和那个小姐姐聊了许久才发现原来相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和尚方外之人不是特别喜欢搭讪,于是专心坐在草地上当了一吃瓜群众。 待得两人背影远去之后继续坐在草坪上不时往来的方向打望,然而直到6点半依然不见半个人影。行者说要不咱们去看看?好嘛,遛弯儿模式开始上线。大概几百米见到小精灵和安远,问了下得知龙兄后面不远,方舟最后。跟老石说你看到龙兄之后等着,和尚多走几步去迎迎方舟。。。
龙兄已经累得够呛,方舟情况再差一些,因为略略有些高反。所有人到达冲古错营地已经7点半,莫说3公里之外的冲古错垭口前营地已经太过遥远,就连去里程1公里开外还需要爬个小坡的牛棚营地也有些犯险。看看冲古错营地有山有湖有鲜花也挺好,也就没有折腾的必要,就地扎营!嗯,早知如此,懒人如和尚,也就不用把帐篷掏出塞进地捣腾背包。
吃饭的当儿方舟说由于高反明儿便不再跟着走了。龙兄心有不甘,觉得睡一觉多半能恢复,只不过包有些重,于是扔出了一包牛肉干,不用说,大家都觉得和尚的包才是它的归宿。。。和尚倒是无所谓,晚上继续喝酒,喝完既能睡觉又能减负,一举两得。喝得有些二五不着调的时候发现安远也有些高反,于是对小精灵和龙兄说,如果明天要走,可以给点儿体积不大的东西给和尚。倒不是要逞能,既然共同组成了队伍,不好多说什么,但凡力所能及的事也不用藏着掖着。
至于计划晚上有时间要记记流水账的事儿,情况一如昨晚,酒足饭饱躺下就着!已经欠了好几天的债了。。。
清早出发,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进到山里,又开始了本色出演。。。
从三岔口往冲古错的林区路上,上好的木柴总让人想起篝火。
野冬拉日雪山并不惊艳,甚至都说不上有多好看,不过山前草地上的花儿还是值得流连一番。
和尚的习惯,雪山在哪边,湖在哪边帐门就在哪边。至于关上门帐篷里还有一朵鲜花纯属意外,兄弟不是那采花之人。。。
( 本文作者 : 骑单车酒肉和尚 )  123

感觉楼主你好像不是在途步旅行,倒更像是在完成某种任务似的赶路啊

发表于:2020-7-14 23:06


又翻了一遍发现还有希夏邦马和东坡,都分开发多好啊 哈哈

发表于:2020-7-13 15:46


     昨儿晚饭的酒喝得明显比较二。和尚的酒量一点儿也不好,进山第一顿喝得却一点儿也不少。权当是减负吧,毕竟进山的4斤白酒一顿之后剩了两斤半。依稀该记得稀里糊涂之中一群马在夜色中奔过,老石傻傻地吼了声“熊”!把一群人吓得不轻,和尚有酒壮胆......
[原以为今年是不会再出去了的,过年前已经各种放飞想象要去哪儿哪儿做只憨憨的上班狗,然后。。。不管怎么着吧,总之好不容易弄死的死灰复燃了!     丙察察,12年头一次单车进藏时林子说起才知道的名字。不过那会儿纯正的小白上道,妥妥户外一文盲,听说了也就只是听说了,心里没有丝丝的涟漪荡漾。     ......
同我一样,我也是12年单车骑318入藏时,第一次听到一妹子说到这个名字。

发表于:2020-7-5 23:09


[原以为今年是不会再出去了的,过年前已经各种放飞想象要去哪儿哪儿做只憨憨的上班狗,然后。。。不管怎么着吧,总之好不容易弄死的死灰复燃了!     丙察察,12年头一次单车进藏时林子说起才知道的名字。不过那会儿纯正的小白上道,妥妥户外一文盲,听说了也就只是听说了,心里没有丝丝的涟漪荡漾。     ......

后面风景越来越漂亮了。羡慕,嫉妒,没有恨。强 厉害 赞 真棒强 厉害 赞 真棒强 厉害 赞 真棒

发表于:2020-6-2 17:17

点击排行榜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