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76-555168096  投稿信箱:hsc@dvdcovnews.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特别公告:
当前位置: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 文明出行 >

雪域生灵:一位户外摄影师镜头下的高原动植物

作者: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发布时间:2020-04-26 22:25 来源:

惊蛰已过,

春回大地。

(7月,我与队友在贡嘎山域的日乌且沟内徒步,山谷中鲜花盛开)

2020年的魔幻开局,给了我一生中一种深刻的体验,习惯在山野之中徒步的我,也因此有了两个月的时间身在远离山野的都市。

在这段时间,有家人陪伴的温馨,有被纷纭传言影响的惶惑,也有困身斗室的烦闷,还有欲跃山林的躁动之心。

过去的两年里,我有三百多天置身高原的山野之间,用我的相机镜头记录下晴云雨雪之间的山川溪谷,用我浅薄的认知去尝试解读高原的隐秘。在山野徒步过程中,我也拍摄了一些生长在山野间的美丽植物和动物,在这里选取一些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因为认知,

所以热爱。

愿所有生灵都有属于自己的家园;

愿所有人类都有属于自己的荒野。

(11月,在贡嘎山域的三嗯错徒步途中偶遇一只香鼬)

【动物篇】

(3月,在米拉山口附近偶遇一只藏狐,或许是雪后的山野难以捕获食物,一向机敏的藏狐却并未躲着我们)

(7月,在四川塔公乡的木雅大寺内遇见一只马鹿,在寺庙的草地上休憩,不知它对自己的族群有没有怀念)

(7月,在前往色达**的公路旁,偶遇一群野生的藏酋猴,在队友投喂饼干和面包的时候,猴群已经保持警觉)

(5月,格聂雪山脚下的老冷古寺,一群岩羊常年在此觅食休憩,据说寺内的僧侣也时常会关照投喂这群野生岩羊,所以它们并不畏惧人类,只是在徒步者走近的时候稍稍躲闪)

(6月,在西藏最大的湖泊--色林错湖畔,一只未成年的岩羊从临湖的峭壁探头出来,好奇的打量我们这群不速之客)

(6月,与前一张图同一场景拍摄,2只未成年的岩羊在确认我们几个闯入者没有恶意惊扰之后,便自行跑跳嬉戏起来)

(6月,亚丁景区内的一只小松鼠正在饱餐游客投喂的面包,对这种对于野生动物的投喂,我个人是不太赞成的,因为这会改变他们原本的食性)

(7月,在四川阿坝莲宝叶则的无人区偶遇一群盘羊,机警的羊群在离我们一百多米的时候就开始在峭壁奔跑逃离,这种视悬崖如平地的功夫真的让人类自叹弗如)

(2020年1月1日,今年的一次徒步就在贡嘎山域的高山丛林附近偶遇一大群白马鸡,这群白马鸡本来在山谷中的牧场觅食,看到我们只好飞速跑上山坡丛林中)

(7月,四川色达*****台,***仪式开始前,上百只秃鹫已经聚集来此,在天空盘旋)

(2月,在西藏拉萨郊外的拉鲁湿地是很多候鸟的越冬地,包括黑颈鹤、斑头雁、赤麻鸭等,上图为绿头鸭)

(5月,四川阿坝莲宝叶则无人区内偶遇两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刚刚苏醒的高山草地上,两只黑颈鹤自在觅食,而一只赤麻鸭也自由自在的漫步觅食中)

(6月,亚丁景区内常见各种鸟类和野生动物,景区的设立虽然引来了众多喧嚣的游客,却也因此保护了山间的植被生态,因此栖息了野生鸟兽,图中为高原常见的大噪鹛)

(9月,在亚丁无人区徒步途中,偶遇一只红胸朱雀,这只小鸟当时在岩石缝中啄食草籽,在我拍摄的时候,却并不惊慌)

(1月,丹巴中路藏寨的田野里抓拍一只喜鹊,喜鹊也是高原最常见的鸟类之一,常常集群生活)

(4月,西藏雅鲁藏布江畔的索松村是欣赏雪山桃花的热门地点,除了人类,这里也是野生鸟兽的家园,上图是一只藏马鸡在青稞田间与同伴共同觅食)

(6月,西藏色林错湖边抓拍到一只胡兀鹫。胡兀鹫也是一种高原常见的大型鸟类,其最明显特征就是头颈部有一缕羽毛,形似人类胡须)

(6月,四川稻城亚丁景区内抓拍到一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血雉)

(7月,雨季的贡嘎山区是野生鸟兽的天堂,在细雨中徒步之时,我在一个高山湖泊附近的草地上偶遇一只西藏山溪鲵,这是一种高原常见的两栖动物,常生活在水边)

(6月,在西藏色林错湖边的草原上偶遇一群藏羚羊)

(5月,西藏岗巴县,喜马拉雅山下的高山牧场被人类饲养的羊群占领)


【植物篇】

(4月,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内盛开的桃花遍布大江两岸,而海拔7782米的南迦巴瓦峰在山谷中如战神昂然耸立)

(4月,西藏林芝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桃花与多雄拉雪山)

(5月初,美丽的高山杜鹃已经盛放在贡嘎山谷内)

(5月,四川阿坝莲宝叶则无人区内的报春花开)

(5月,海拔4200米的莲宝叶则刚刚从高寒的冰雪之冬苏醒过来,最先绽放绿意的小草和最先盛开的报春花为这片土地披上一层春衣)

(5月,西藏海拔4500米的冲巴雍错湖畔寒风凛冽,而报春科的垫状点地梅已经绽放出粉红色的娇艳,为沉闷的大地缀上一枚耳坠)

(5月,在格聂山域的山谷徒步的时候,偶遇一簇造型别致的报春花,像不像苹果公司的LOGO)

(6月,稻城亚丁的杜鹃花海与央迈勇峰)

(6月,稻城亚丁的野生杜鹃花与蝴蝶)

(6月,稻城亚丁无人区的杜鹃花海与柱状岩峰)

(6月,稻城亚丁无人区的岩须花开)

(6月,稻城亚丁转山途中的垭口经幡翻飞,杜鹃花盛开)

(6月,亚丁大转山途中的蛇湖湖畔盛开着高山杜鹃花)

(6月,亚丁大转山途中偶遇一株紫苑,如同一棵精雕细琢的盆景)

(7月,贡嘎海拔4200米的高山深谷之中,山溪两岸被高大的苞叶大黄占领)

(7月,贡嘎西南坡的紫苑与山谷中的云海)

(7月底,四川阿坝莲宝叶则无人区内盛开的红花绿绒蒿与柱状塔峰)

(7月,贡嘎山域的日乌且沟内,高山牧场上盛开的马先蒿)

(7月,莲宝叶则无人区的绿绒蒿傲然绽放)

(7月,雨季的高原也不缺少美,在海拔4000米的泉华滩,翠绿的水中央,一簇报春花盛开在一尺见方的小岛上)

(7月的贡嘎山域,偶遇一株美丽的宝兴百合花)

(7月的贡嘎是雨季也是花季,同时也是各种高山菌菇密集生发的时节,一株小小的野生菌在雨后的森林中傲然站立,并不为娇小的身形就暗自菲薄)

(7月底,亚丁大转山徒步途中,途径神山脚下高山牧场,廖科植物鲜花盛放)

(8月,亚丁无人区海拔4800米,盛开在峭壁上的绿绒蒿)

(8月,亚丁大转山徒步途中,偶遇一株盛开的翠雀花)

(8月,四姑娘山的木骡子营地,盛开的柳兰与小木屋)

(8月,贡嘎山的假百合)

(9月,贡嘎无人荒野,一株红景天)

(10月,格聂山区漫山遍野的彩林,主要是桦树)

至此,

我的分享就暂告一段落。

草木有本心,

何求美人折。

荒野地球是所有生灵共同的家园,

让我们每个人从自己做起,

爱护这片美丽的土地,

也是为了未来的无限可能。

摄影师:善友,kindfriends

器材:尼康D750

点击排行榜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