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76-555168096  投稿信箱:hsc@dvdcovnews.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特别公告:
当前位置: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 文明出行 >

2019年骑行新藏线G219_户外

作者: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发布时间:2020-02-06 18:00 来源:
已经拖了半年,本来已经不打算发这个帖子了,无奈这段时间新冠病毒搞得出不了门,实在无聊,就把原来发在QQ空间的日志复制过来了。相机是用的佳能50D,老掉牙的机子了,肯定没WIFI了,所以当时日志里面都没箱子拍的照片,用荣耀9I手机拍的,效果和技术都不好,现在把相机里面的照片一起发上来,发照片太麻烦了。
准备骑行一趟新藏线,其实已经计划了很久。14年骑行318川藏线之前,查看攻略的时候,顺便看了一下新藏线,那时觉得遥不可攀。16年骑行317时,大伙儿就约好了18年骑行一趟,但是去年因为耽搁,没能成行,很是遗憾,结果老李一个人去了,让我们羡慕不已。今年小龚和小赵已经六月份就出发了,更坚定了我的信心。
其实准备的东西并不多。工作的安排,当然只能放假才出发了,假期内可能会出现的工作,能推就推了,能提前的就提前了。因为指导学生国赛,很长的时间没有系统的锻炼身体了,肚子长了一圈,体力大不如前,国赛一完,就加紧锻炼了,尽量每天两趟高堂寺,体力已经基本恢复了。邀约同伴也同步进行,好歹在骑行协会约到一位兄弟同行,网上也约到好几个,到时能不能合拍,看缘分吧!
单位的同事和协会的骑友也给了大力的鼓励和支持 ,感谢大家啦!协会的老万是我们的偶像,冈仁波齐是她的梦想,我一定替她转山一圈,祝她幸福安康!
协会的骑友决定为我们送行,陪我们骑行到成都火车北站乘坐K452次列车到喀什。早晨六点半钟出发,慢慢骑到我们的集合地点——雪山广场,路过农贸市场,看见一个赶早市的老人,看我们的装备好像。
雪山广场的朝阳已经升起,骑友们也陆续来到,大家合影。老李更生同志是摄影师,所以大家看不到他。
骑行到成都,大家当然是轻车熟路了。在羊马吃过早饭,路过温江时,竟然差点迷路了, 不得不说,建设真的很快。11点多,到达火车北站,取票、托运自行车,然后大家一起去吃饭,涛哥的自行车驮了三个大包。饭后大家告别,想约返程时再来接我们。
我们的列车是下午3点55分的,进站时告知,要晚点到大约7点半。无聊的等待时间,除了 抽烟,就只有喝喝咖啡了,买了几包速溶的,慢慢喝。候车室里的食品比超市并不贵多少,但是啤酒和香烟除外。
好不容易等到7点多,但是却一直不检票,后来竟然连车次都不显示,八点多,终于提示开始检票了。
虽然时间很急,站台上也不能忘了拍张照片,我不希望谁再提蛇皮袋的事,这袋子真的不是我买的,而且稍微有点常识都应该知道:新疆还不是捡棉花的季节。
火车上只能吃泡面了,不过候车室有烧酒和酒鬼花生卖,再喝筒八宝粥压压惊。
抽烟的时候,在接头处看到一个带马扎的,一看就是老司机,攀谈中得知:老人家住喀什,顺便了解一下哪里好吃不贵,哪里好看不累。老人的话匣子一打开我就过来写日志了,现在还能听得到他声音,看来他今晚喝得不少!
我的故事,要用酒来换!听我故事的朋友,请准备好酒!
7月15日:河西走廊
昨晚上睡得不好,火车每隔一段时间要跳一下。本来喝了一点小酒,有助于睡觉的,酒劲都散完了还是没睡着。好不容易睡着,三点钟又醒了,热乎乎的,应该是空调温度调高了,干脆把头换到过道一头,才睡着了。
五点多钟又醒了,反正也不好睡,冲一杯咖啡慢慢喝。老苏也起来了,感觉有一点头疼,空调吹的,赶紧吃了颗康泰克,然后加衣服,一直到中午,才好了。
两面的山都不算很高,光秃秃的,山脚以下稀稀拉拉的长着一点灌木和杂草。偶尔看见一条公路,都是土路,感觉是在80年代。
八点半钟,到兰州,想下车去站台逛逛的,列车员不让,说因为晚点马上就要发车,结果还是等了十几分钟才发车。兰州买烧鸡的想法泡汤了,吃一包泡面当早餐。
中午到武威,想去站台买吃的,还是没得逞。不想再吃泡面了,只有买盒饭了,30一份儿,比自热米饭还是要好吃一点。 左边的祁连山,偶尔还能看见积雪,右边可以看得很远,我盯着看了三个小时,也没有看见一条河里面有水。车窗外是永远不变的景色,隔半小时再拍一张照片,也和前一张是的一样的。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荒凉”,这就是河西走廊。
快到酒泉的时候,看到有大片的太阳能电站,绵延几公里,甚是壮观。
晚饭继续小酒喝起,一个鸡腿盒饭,还有酒鬼花生和小鱼,够丰盛了吧?
过了玉门关,应该快要进入新疆了,九点钟,天还没黑,天黑已经快十点了。
再等一会儿,就要到哈密了,明天还有坐到天黑,都是在新疆境内了。
7月16日:塔里木盆地
昨晚睡得早一点,半夜12点就醒来了,列车已经到达哈密,车窗外什么都看不到,有一点冷飕飕的,盖上被子继续睡。
3点钟又醒了,列车到达鄯善,据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楼兰古国。前天,送我们的骑友,喇叭里一直在唱楼兰姑娘的,凑近车窗仔细看,天边有一丝微微的亮光。
7点钟再次醒来,老苏已经起床了。朝阳刚刚升起,已经到了焉耆。昨晚火车跑得比较快,赶了一点点时间。
慢慢洗漱完毕,吃个八宝粥,差不多8点,到达库尔勒。这一路和昨天明显不同,有草地,有白杨,还有庄稼,这一切都是因为有河流。天山的冰雪融水灌溉了这片土地,水让万物活了起来。
左边极远处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右边不远处就是天山,可以看到山上的积雪。就这样的景致一直持续,11点半到达库车。库车县独库公路的起点,借用灰太狼的一句话“我还会回来的!”
12点半进入新和县,已经是阿克苏地区了,感觉火车开得比较慢了,3点多钟才到达阿克苏。阿克苏是老苏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的战友还在这里。
六点钟到达巴楚,这里离喀什就不太远了,快到巴楚的时候,要经过一个峡谷。
有大片大片的红柳了。
这是西克尔湖
另外一边,红色的山。
8点半,到阿图什,离喀什只有半小时左右了。
9点钟,到喀什火车站,站台都没顶棚的,坑坑洼洼的地面,连下穿和天桥都没有,要从铁路传过去。
20块钱打个出租车到其尼瓦克对面的阿里山宾馆,骑友李大哥已经等候多时了。
订好房间,稍作休息,一起出去吃晚餐,找了一家叫古老枯木烤肉店的,听超市的售货员说这家比较正宗。
乌苏啤酒、囊坑烤包子、囊坑烤肉。边喝边聊,让远在家乡的朋友们羡慕嫉妒恨去吧!
11点钟,烤肉上齐,天也黑下来了,正式开整。一个包子至少二两羊肉,一人四串羊肉,对我来说,确实多了点,最后两坨实在整不下。
明天,准备到处去逛逛,有什么好看的,有什么好吃的。
7月17日:喀什古城
早晨七点钟醒来,天已经微微亮了,洗漱完毕,慢慢悠悠溜达到艾提尕尔广场,朝阳刚刚升起。艾提尕尔清真寺沐浴在晨光之中。
艾提尕尔清真寺要九点钟才开门,信步走在旁边的吾斯塘博依千年古街。
路边的骆驼奶,十块钱一纸杯,味道还不错。
昨天听说这边的老汉瓜不错,刚好看见路边有卖的,四元一公斤。和哈密瓜类似,但是更甜,果肉不脆,绵绵的,没牙齿的老汉也咬得动,所以叫老汉瓜。
缸子肉,听说是喀什的一绝,用的是搪瓷缸子现煮的。20一缸子还配一个囊,我怕吃不完,一共点了两缸子,结果还是没吃完。
转回来的时候,路边的摊贩越来越多了,东西也越来越多,我们决定:今后吃东西,少买一点,多尝几样。路边这么多的水果,肚子装不下了。
这是马鞍
摆的这些南瓜不知道干什么用。
转完一圈,回酒店等老李收拾一下东西,他要换房间 ,等会儿再去看看香妃墓。
开始我们逛的古城的西边,现在开始接着逛东边。
遇到卖西瓜的维族大爷,一块钱一坨,味道还不错,关键是卖瓜套个近乎,合张影。
三姐弟在卖酸奶,也照顾她们一杯。
走到城门口,对面一条笔直的街道直通香妃墓,有三公里远,我们决定走过去。
香妃墓其实是香妃家族的墓地,在那一个时代,是新疆的实际统治者。里面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墓穴,大家都在猜测到底那一个墓穴是香妃的,其实很可能香妃根本没有葬在里面,我们就权当最漂亮的那个墓穴就是她的吧! 逛完香妃墓,同行的骑友小李发来信息,他已经赶到喀什了,在去酒店的路上。我们去开始路过的市场,买一点水果,然后打车回去。哈密瓜2元一公斤,黄桃5元一大袋,蟠桃20一公斤,杏子15一公斤,干核桃40一公斤,阿克苏的纸壳核桃,比云南核桃香。这些水果也是太甜了,吃起来腻。
大家聚齐了商议,明天坐车去帕米尔高原,看卡拉库勒湖、慕士塔格峰。然后老李陪小李去买车并补充装备,我和老苏回酒店休息,晚上给小李接风。
7月18日:帕米尔高原
昨晚上出去给小李接风,外面刮了好大的风,羊肉串是不敢再点了,单独给小李整了3串,夺命大乌苏继续整起。
今天是坐旅行社的车去帕米尔高原,不需要办边防证的,单独给我们安排一车,就不需要很早出发了。9点半步行到人民广场,吃过早饭,10点出发。
汽车一出城区,沿着G314国道前进,路边都是白杨和沙枣树。
乌帕尔镇的时候,停车休息,看见路边的水果,刚去问价,老板就切了半个,我们以为碰到卖切糕的了,老板说是给我们尝的,不要钱,4元一公斤,又甜又香。我们买了一个带走。
再往前一会儿,远远的看见红色的山体,接近山体,是一个叫红山口的休息站。
然后顺着这条河蜿蜒向山谷中前进,海拔开始迅速提升。
两边时不时的出现了雪山,看到一个最大的雪山的时候,盖孜检查站到了,这里要检查身份证和边防证,很严格。
经过公格尔隧道之后,坡度变得更陡。
远远看见一个大坝,白沙湖到了,这是一个人工湖泊,白沙山就在湖边,四周的雪山很多,但是我不知道名字。
然后继续前往喀拉库勒湖,这是一个天然湖泊,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湖边有慕士塔格峰。
今天的天气并不好,天不蓝,湖也就不蓝,慕士塔格峰隐藏在乌云里。旁边的游人说,昨天天气好,给我们炫耀他的照片,好说歹说,终于给他要了一张。
前两天来过的老领导,给我补了几张,他遇上了好天气,谢谢贾哥。
再往前就是塔什库尔干县城了,然后就是红其拉甫口岸,到巴基斯坦了。现在那边已经对游客关闭了,我们只有打道回府了。
回来的路上,换一个角度,又是不一样的风景。
六点半钟,回到人民广场,结束这次旅程。我们到火车站取自行车,早上就通知我们了,应该是昨晚那班火车带过来。这边的安检确实烦琐,进商店、旅馆都要安检,我在火车站上个厕所还要安检。骑车回酒店的路上,起风了,感觉要飘起来的样子。路过一个大水塘,就在附近,前两天都没注意。
今晚上吃大盘鸡,还有一只烤鸡。
明天准备离开喀什,前往叶城,我们此行骑车的起点。
7月19日:抵达零公里
昨天晚上打听到喀什汽车南站有去叶城的大巴车可以带自行车,但是具体的发车时间不清楚。所以只好早点,7点钟天亮就出发了。根据导航找到汽车南站,要九点钟才开门。
买好车票,11点半才发车,趁这个时间出去吃早饭,跑了好远才找到一家维族人开的,只有包子和小菜。
喀什汽车南站已经靠近疏勒县了,汽车沿着国道G315前进,公路的两边都是戈壁滩,路是好路,非常直,非常平。
经过莎车县不远,就跨过一条大河,好像是叶尔羌河,新疆的河和内地不一样,内地的河是越流越大,新疆的河是越流越小,最后就没有了。因为河水的滋润,到处都绿了起来。
经过泽普县之后,就繁华起来了。
到了叶城,太阳很毒。迅速的找到预订好的白天鹅酒店,这是G219骑行的明星酒店,骑友们几乎都是在这里集合找队伍。
马上出去吃午饭,在电视台旁边找到一家维族人饭店,很高档的样子。
有手抓饭,大盘鸡,特色拌面,石榴汁,味道确实不错,服务也很好,价格比昨天喀什贵。
叶城是南疆重镇之一,这里是石榴之乡和核桃之乡。
饭后去乔丹体育购买气罐,这是唯一能获得气罐的地方。又去采购了路上的干粮,买了几个囊。
然后去零公里看看,这是明天出发的地方,G219线的起点。昆仑第一城,天路零公里。
然后去锡提亚谜找艾克队长领取G219骑行勇士证书。锡提亚谜是一个古城,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很有味道。
从锡提亚谜返回,天已经快黑了。
收拾一下明天出发要带的东西,驮包整理好。老李的车,还没快递到,顺丰也不给力,他要留下来等他的自行车,然后来追究我们。队伍又增加了一个独狼李勇。
洗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下一次洗澡,可能是在昆仑山上的三十里营了。
7月20日:叶城至阿克美其特村
昨天晚上已经约好,早晨7点半出发,有小李,老苏,还有大李,先到0公里照个相。
骑出去大约300米,在大众餐馆吃早饭,南充人开的,起得真早。
出城之后,骑行在戈壁滩上,笔直、平坦略微上坡的马路,公路两边都是白杨树。
有一段路边有沙枣,还没有成熟,听新疆人说沙枣治拉肚子,正好这几天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拉肚子,就摘了一些下来吃,粉粉的,有点涩嘴。
有一段坡度开始加大,公路两边出现了土山。大家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沙子很松软。
爬完这段坡有一个道班,有一个分岔路去第三师的农场,这里出现了小河。
转过一个山嘴,又是一片戈壁滩。
然后看到柯克亚油气田,这里还有一大片光伏发电站。
有几个维族女孩骑电瓶车过来,很好奇我们骑自行车,陪我们骑了一段路。离柯克亚乡还有几公里的时候,碰见路边有个卖杏子的小女孩,买了她一袋杏子5块钱,杏子很甜,没有一点酸味。刚好饿了就使劲吃,她看我吃少了,又往我袋子里装。
柯克亚乡是我们午饭的地方,这里离叶城62公里,海拔两千,叶城是1350左右,街上有几家饭馆,也有超市。
离开柯克亚乡8公里就到普萨村,这里有公安检查站,自行车也要登记。这村子相当繁华,我们在这里买西瓜吃,9块钱的西瓜把我们四个人涨憨。
过了普萨村,就开始进山了,坡度也在极速加大。这里就是昆仑山了,最近几次,我们都会在翻越昆仑山。
这两只骆驼,我带着它们修行了三年,如今缘分已尽,放归昆仑山,让它自己修行去吧!
经过一个短下坡之后,就开始陡上坡了。
转过一个急弯之后,坡度减小,然后到达南京矿业。
路边的几个司机给我们打招呼,原来他们是南充和泸州的老乡在这里运矿石。招待我们吃西瓜,还要留我们下来吃晚饭,他们在大卡车上做饭,我们谢绝了他们的好意,继续赶往阿克美其特村。
后面都几乎是平路,很快就到了,阿克美其特村海拔2700米。先要到村委会登记,然后由村委会安排到各家去吃饭住宿,统一60元一个人。主人家的孩子很漂亮,而且骨子里就会跳舞。
主人家非常热情好客,对了,这是一家塔吉克族的家庭。
明天,我们将翻越库地达板,到库地。
今天的路书:

7月21日:阿克美其特村至库地
本来准备7点半出发的,结果出门还是8点15来。四公里的缓上坡之后,到达一个军车休息点,从这里开始就是盘山公路爬山了。
新疆线有句名言:库地达板险,犹似鬼门关。根据路书上说,从这里开始7公里上坡,一个接一个的回头弯。在西藏成为垭口,在新疆称为达板,我们今天要爬的这个达板以前叫库地达板,现在官方已经改名为阿卡孜达坂,民间还是叫的库地达板。
路面不太好,前几年修好的路,现在很多地方都已经被货车压烂,或者塌方损坏。驮包太重,一进烂路,往往车头会抬起来。
垭口海拔3200米左右,不是太高,海拔上升只有500米。
一过垭口就看见对面整齐的一排雪山。下坡到也一样的坑洼,根本骑不快,有汽车路过的时候,灰尘满天,看见前面一个军车车队上山,我们停在路边让它,抽了一支烟,都还没有过完。
15公里的下坡,下完之后来到一条河边,这条河叫哈拉斯坦河,是叶尔羌河的支流。阿喀孜道班就在这里,海拔之后2500左右,所以天气开始热起来。
顺河逆流而上不远,就到阿喀孜兵站,藏在树林里,树荫下好多士兵。
两边的山上既没有草更没有树,坡度算中等吧,感觉不是太大。
30多公里的缓上坡之后,到达库地,这是一个小绿洲,海拔大约2900米。
今天的行程只有60公里,大约三点半到达,如果赶快一点可以更早到达的,来早了也没意思。
可以洗澡,太阳能的,顺便也把衣服洗一下,水太小,洗得非常慢。
明天爬麻扎达板,海拔接近5000米,其实今天下午也算在开始爬了。46公里纯上坡之后有一个K204道班可以扎营,体力好的可以翻过去,我们预计明天就住K204道班。
今天的路书:

7月22日:库地至204道班
从库地出发,有两种骑法:一是直接翻过麻扎达板,下完坡到麻扎兵站去住,有80多公里,需要从海拔2900米的库地翻越海拔4900米的麻扎达板,强度很高;二是在翻山前的204道班住,难度相对较低,只有46公里的上坡,海拔爬山1600米,住宿点海拔比较高,有4570米,而且必须自己搭帐篷,自己做饭。最后决定还是住204道班,买好了12升纯净水和方便面。
库地达板边境检查站要八点才上班,要早走也没有办法。吃过早饭,过了检查站已经8点45了。
过了检查站就没有了人烟,手机也没有信号,还是顺着昨天的那条河逆流而上,穿行在昆仑山中。随着海拔的升高,一路都是雪山。
骑行大约20公里的时候,遇到一片草地,有很多骆驼,骆驼和温顺,对我们也很好奇,可以近距离观察。
从22公里就开始找午餐的地方,很难找到能躲阴凉又防风的地方。在大约34公里的地方,找到一个桥洞,在河中间煮方便面吃。
吃过午饭,刚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走在最后面的两个骑友也赶上了,我们一起走了。
快到胜利桥的时候,发现那两个骑友掉了好远,老苏也落后一截。这里的坡度比较大,高反易发点,果然有一个骑友已经高反,老苏也状态不佳。用王大哥教的办法帮他治好了高反,继续出发。
后面的坡度还是比较大,他们三个都骑不动,基本上不到一公里就要休息,慢慢陪他们骑,反正时间还早。
最后几公里,坡度稍微放缓,甚至有平路,我冲了一下,可以到达30,坚持一分钟不到就喘不过气来。
6点半钟,终于到达204道班,这是一个遗弃的道班,房间里全是厚厚的羊粪,一个工地的人打扫了几个房间,住在这里。我们只有自己去打扫了,扫出一块空地搭下帐篷就行,其他东西就放羊粪里了。
晚饭还是煮方便面,沾着囊还是能咽下去。
没有电,没有信号,在帐篷里把日志写完,等明天到有信号的地方再把日志发出去。
这是一个无聊透顶的晚上,明天计划翻过麻扎达板之后,赶到黑恰道班。
今天的路书:

7月23日:204道班至黑恰道班
昨天海拔上升太快,住的地方海拔也很高,大家都很疲倦,在布满羊粪的房间内扫开一小块地就搭帐篷了,第一次搭帐篷没经验,充气的防潮垫也没力气吹气了,结果半夜背心一直被冷,睡不着,一夜断断续续没睡多少时间。
有一个修路的工程队也住在204道班,有30个人,基本上都是绵阳的。本来想去趁饭的,看见他们炒的冻肉就没胃口了,还是自己煮方便面,早晨还是煮方便面,去喝了老乡们一碗稀饭,南京的小李用1.5升的矿泉水瓶装了稀饭一路喝。
朝阳升起来,照在雪山上,很漂亮。收拾好东西,出发的时候,已经9点15分了。
经过几公里平缓上坡之后,看见前面的盘山公路,垭口就在前方。
照理说昨晚没睡好,今天状态应该很差的,但是骑着骑着稍不注意就把他们超过了,我在坡底抽了一支烟,叫他们休息一下爬山,但是他们都跑了,等我抽完烟,已经落在队伍的最后面了。五公里的上坡,还没到一半,就把他们全部超过了,我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开挂了,第一个到达垭口。
下完坡就到了麻扎兵站,这里右转有一条路可以去乔戈里峰(k2峰),左转顺叶尔羌河逆流而上是去阿里。12点多,但是前面已经没有补给地了,这是三十里营以前唯一的补给地。昨天早晨从库地出发之后就没有手机信号了,这里有信号,电信和移动都是2g,联通竟然有4g信号,老张有联通的手机,叫他开热点,把昨天的日志发出去。
这里的东西少,还死贵,没办法,吃了一碗非常难吃炒饭,老板很任性,要么都吃炒饭,要么都吃面,有人吃面有人吃饭,我懒得做。因为今天晚上住黑恰道班也是没有补给,忍痛买了他的矿泉水和饼干。
离开麻扎兵站,一路缓上坡,还偶有起伏路,47公里到黑恰道班,海拔从3700多上升到4000多一点,应该很轻松,但是老板说这里几乎每天下午2点半就开始起风,我问老板是顺风还是逆风,老板说“你再等半个小时就知道了”,我们赶紧出发。
下午骑起来感觉很轻松,有一点风不大,一般能骑到20,稍不注意还上30了,我怀疑我开挂了,要不就是身体出什么问题了,没感觉到累。
一路走走停停,反正今天压力不大,一起走一起歇,6点钟,大家到达黑恰道班,也叫288道班,这里有著名的喜来登五星级酒店。墙上到处都是骑友的涂鸦,老张还找到了他们同事的涂鸦,老苏同志也来表演了一下他的“劲草”
这个道班里还住了一个工程队,听口音是四川的,套套近乎,是雅安的。泡面已经吃得想吐了,尝试蹭饭,只同意了我们成都的两个人,外省的没答应。油酥花生米、土豆炒青椒、白菜汤,炭火烧土豆,还有小河鱼烧汤,爽啊,还是老乡好。吃过饭,不收我们饭钱,他们有两个抽烟的,我给了他们两包烟,开始不收,在我的坚持下,他们收下了,说去叶城帮他们买烟的人还没回来,正好断粮了。
今天有空,介绍一下现在的队友。我和老苏是一起出发的,在喀什遇到湖南湘西的老李和南京的小李,在叶城的时候,遇到了江西的大李,但是湘西老李的自行车顺丰没有按时送到,所以出发时只有我们四个,他第二天拿到车了,正在后面追我们。在阿克美其特村的时候遇到了天津的老张,江西的小孙和安徽的小汪,昨天从库地出发的时候,江西的大李直接越过204道班到麻扎兵站,今天应该到三十里营了。
明天计划翻过黑恰达板,到达三十里营,三十里营是据说驻扎了很多解放军,专门对付印度阿三的,有没有三十里就不知道了,现在已经改名为赛图拉镇,明天就要路过一个著名的赛图拉哨所。
今天的路书:

7月24日:黑恰道班至赛图拉镇
昨晚把充气垫子吹起气了,一晚上热得睡不着,谁说国产睡袋温标是虚标的?实在太热只好穿上衣服睡,把睡袋当被盖。
早晨出发快9点了,收拾东西,吃早饭很耽搁时间,还不到8点就起床了。
出门继续沿着叶尔羌河逆流而上,4公里几乎平路,然后左转盘山公路上坡,这坡来得很突然,从这里开始17公里持续上坡,海拔上升900米,不带一点缓的上坡。
今天出发之后,老苏体力超好,我赶不上了,把我驮包上1.5升的水给了他一个,我还是追不上他,每走一段,他还要等我。老张体力好,我们出发的时候,他还在收拾东西,这会儿就赶上超过我们了。
最后6公里,是冻土地带,路面没有硬化的,新藏线上唯一的超级烂路。老苏就在我前面一点,老张已经跑得没影儿了,那三个小伙子也没赶上来。
路面就是烂石块儿上面厚厚一层灰,一有车开过,尘土遮天蔽日,老魏和涛哥给的口罩派上大用场了。
骑了两公里烂路,实在难受,我停下来吃八宝粥,老苏已经到前面去了。一有车过来,我就把口罩带上,把八宝粥盖上,车过了继续吃。吃了八宝粥,体力迅速恢复,两公里之后追上老苏,我叫他停下来抽烟,他不愿意,要推着慢慢走,我抽完烟,追上他,把水又拿过来,一起骑到垭口。
柯克阿特达坂又叫黑卡子达板、黑恰达板,海拔4900,新藏线谚语“黑恰达板旋,九十九道弯”。
大约两公里陡下坡之后,走出喀什地区叶城县,进入和田地区皮山县。
然后是持续的缓下坡,偶尔还有起伏,遇到了逆风,累得筋疲力尽。
40几公里的下坡之后,到达赛图拉哨所遗址。
只有最后十公里起伏路就到三十里营了,并且这一段是顺风,那叫一个爽。临近三十里营,已经可以看见士兵们用石头在山体上镶嵌出的大字。
终于到达今天的目的地——三十里营,现在已经改名叫赛图拉镇。这是一个新藏线上的军事重镇,山的那一面就是印控克什米尔了,这里驻扎的解放军就是对付印度阿三的。这里也是出叶城之后,西藏之前最繁华的地方了,街上都装了太阳能的路灯。
我们就住在检查站边上的五谷香旅馆,老张先到,但是他跑前面去了,电话没联系上,后来联系上了,明天一起出发。
今天不到五点就到了,时间宽裕,先洗澡洗衣服,洗自行车,去买后几天的干粮。
一直打湘西老李的电话都是已关机。快11点的时候,来的一个骑友住宿,西安老吴,他说昨晚他和湘西老李一起住的麻扎兵站,早晨老李就出发了,他晚了一会儿出发,他一直追老李也没有追上。
明天计划骑行到大红柳滩,过了红柳滩,就进入无人区了。
南京小李又高反了,自己把车都推上黑恰达板了,最后下坡骑不动,坐车下来了,他准备明天在这里修整一天。
今天的路书:

7月25日:赛图拉镇至红柳滩
昨天住在边检站前面,所以今天早晨还是得过边检站,要8点才开门,起早了也没用。8点钟到检查站,已经排起队,只好慢慢等,过完检查站已经差不多9点钟了。
吃过早饭,然后还要过一个部队的检查站,部队检查站不检查自行车。部队检查站之后差不多一公里远,两边都是驻扎的部队。
出镇子差不多9点40了。一直都是起伏路略微有点上坡,早晨状态好,跑得起来。一般可以跑到25,偶尔跑到30,他们都跟不上,然后我破风,他们还是跟不上。状态确实不错,我只给老苏破风,他要3—9才跟得上,还要故意放慢速度等他,海拔接近4000,不感觉累。
大约40公里之后开始上坡,感觉跑不了,十公里的上坡,他们全部赶上来,快到垭口的时候,老孙发现我后轮胎没气,郁闷死了,怪不得跑不动。补充一点气,弄上垭口换胎。
康西瓦达板海拔并不高,只是假垭口太多。
笔直的马路开始下坡,整整十公里下坡。下了两公里就感觉侧风越来越大,车子要被吹出马路的感觉,只有侧着身子压住车子。
下完坡,左转上坡一条路到康西瓦陵园,大家早就约好了要去敬一支烟。
陵园离马路有大约两公里,而且是上坡加强逆风,大家把车停路边,徒步过去。
这里埋着1962年对印战斗中牺牲的100多名烈士,他们为保卫边疆长眠于此,每一辆过往的军车路过时都会鸣哨。正因为有他们的牺牲,才能有骑友骑行这条线路,所以每个骑行新藏线的骑友,这里也是不成文的打卡点。
这里没有苍松翠柏,因为连草也不长,这里也没有任何的管理人员,没有一间房子。只有香炉里插满的香烟,只有纪念碑前摆满的酒瓶。
我们在敬烟的时候,又来了三车自驾的,南充的车友,下车时,看见穿得花花绿绿的,熙熙囔囔的,一到纪念碑全部肃穆敬礼。了解到我们是骑行的,给了我们水和压缩饼干。
一来一回耽误一个多小时。
然后20公里都是强侧风,路的两边全部是部队的训练场,我终于近距离看见开动中的坦克了,但是没敢照相。这一路累得筋疲力尽,渐渐落到了队伍的最后。
最后的三十公里,顺着一条河逆流而上,几乎平路和小起伏,下午的风已经把我折磨得没一点脾气。
大约8点40,终于赶到大红柳滩。
出红柳滩就属于无人区了,无人区并不是真的没有人,只是没有常驻人口。里面还是有解放军的兵站,一些检查人员之类的,没有人提供食宿。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废弃的道班房屋可以扎营的。
今天我们一起到红柳滩的骑友有:天津老张、西安老吴、江西小孙和安徽小汪,听说从红柳滩到奇台达板有部分修路。所以老张和老吴决定早点出发到甜水海老兵站附近扎营,小孙和小汪也准备到甜水海和他们会合。老苏有点担心状态不好,赶不到,所以我们打算明天下午再出发,到奇台达板前面的509道班扎营,后天再到甜水海,减轻强度。
今天的骑行路书

7月26日:红柳滩至甜水海废弃工棚
昨天晚上开始是计划今天只到509道班,后来想想这样不好,其他人都到前面去了,我们两个人闯无人区,未知的因素太多。早晨老张他们一起床,就叫醒老苏,给他商量,最后还是决定和老张他们一起走,去甜水海。
在旅馆吃了早餐,顺便买了水和一些干粮,因为太匆忙,把昨天打卡的勇士证书忘了拿。
8点10分出发,前几公里还是顺着喀什喀尔河逆流而上,坡度很小,几乎平路。7公里之后左转,开始爬坡,一直持续中等坡度到20公里左右。
期间有三名年轻骑友超过了我们,有一个小伙子是邛崃的,还有一个姑娘是湖南的,他们速度很快,问了一下,晚上也是住甜水海废弃工棚。
然后开始持续陡上坡,到509道班,一共花了两个小时多点。
再有一公里陡上坡之后,海拔到达4700,红柳滩海拔是4200,后面就比较平缓了。
最后两公里陡上坡之后,到达垭口,奇台达板,海拔接近5200,这个达板不算太变态,但是也不容轻视,毕竟海拔高,提升也有1000米。
在垭口逗留的时候,又碰到一队反骑的,也是4个人,其中有一位大姐。谁说没女的骑新藏线,今天就碰到两个。
翻过奇台达板就是阿克塞钦盆地,地球上最荒凉的地方,寸草不生,也没看见任何生物。
刚下了一段坡就遇到修路,旁边设置了便道,都是沙子,车子直接陷进去了,下来推,鞋又陷进去了。
好不容易重新回答马路上,后面又不断的遇到修路的地段,我再也不下去走便道了 。
然后看见一个小湖泊,湖边堆满了析出来的盐,全是盐碱地,怪不得没有生物。
天空中的云变得很怪异,感觉要下雨的样子,把雨衣和防雨罩弄好,果然打几个雨滴,然后停了,就说嘛,新疆还能怎么下雨。
继续前进来到泉水湖边,公路就是围着湖走,现在不是雨季,湖水不是很多,变成了一个个小海子 据说雨水多的时候就汇成一个大湖,还是很好看的,虽然这是一个盐湖,水是不能喝的。
又开始下冰雹了,小颗小颗的,不理它,继续前进,然后又停了。
再走一段,冰雹又来了,挺大颗的了,打在衣服上没事,痒酥酥的。
最想不通的是,前方就是大太阳,于是奋起直追,但是追不上。
看见前面约一两公里处有几个黑点,怀疑是骑友。我却又碰到了修路,这是最长的一段。这个路牌献给会长。
走完烂路,回头看刚才走过的地方,下冰雹那一段,山上已经全部覆盖了一层白雪。
老张催我们快走,不然一会儿雪就下过来了。这里离目的地还有15公里。
云又在变化,大家赶紧跑,雷电和小雨加冰雹慢慢照顾过来。最后5公里的时候,大雨来临,伴着大风,什么雨具都不起作用,感觉身体冷下来了。只有一个办法,先冲到目的地再说。
这一段公路一直有护栏,到K4137的地方,突然没护栏了,从右边下公路,工棚离公路还有好几百米,看见三辆自行车正在推过去,正是早晨遇到的三个骑友。这一片沙地,自行车骑不动,会陷进去,只能冒雨慢慢推过去。
这个工棚一共四间房,第一间有四张床,他们占了三张,剩下一张,我收下了。迅速把湿衣服换下来,太冷了,刺骨的冷。
老张和老苏他们也陆续到来了,又等了半个小时,小孙和小汪也落汤鸡似的来了,他们从下奇台达板就开始淋雨了。
如果不是这个工棚,我不知道我们要怎么办,方圆几十里没有能躲雨的地方。
今天是进入无人区的第一天,骑行108公里,不顺利,大家克服了。

7月27日:甜水海废弃工棚至死人沟
昨天淋了一场大雨,非常狼狈,包里的一身衣服换上,就剩一包湿衣服。昨晚温度低,睡袋正合适。但还是睡得不好,中途醒几次,可能是海拔比较高的原因,大约4900米。
早晨起来,用塑料袋把脚套上,穿着湿鞋子,继续出发。
路面还算比较好,非常平缓的起伏路,骑不快,使不上劲,一般在15—20之间。
20公里之后,遇到有几个当兵的,叫我们前面十公里骑快点,中途不能停。我们老老实实骑了十公里之后,也没有遇到什么。
然后听到了很大的声音,开始以为是打雷,结果不是。先是左边一声“嘭”,然后头顶“吱———”,右边“嘣”,右边的山边上一团白烟升起,原来是部队在打炮。炮弹一直做什么生意赚钱在我们头顶飞过,有时单发,有时连发,持续了20公里,怪吓人的。直到火烧云检查站之后。
没炮了,停下来吃午饭,顺便把湿衣服晾驮包上。
又走一会儿,上了一个小坡,旁边有个小湖,太阳比较大,我们停下来晒衣服,一件一件在路边摆了一地,大约40分钟,全部晒干,继续出发。
大约3公里之后,到达西藏界,我们就走出新疆,进入西藏阿里地区了。
过了界碑,天气就变了,眼看又要下雨,离开新疆之前,给我们一场大的,刚进入西藏,又来了。赶紧穿雨衣,却又不下了,只是天比较黑。等了一会儿,终于撒了几个雨点。
到达红山湖的时候,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这湖看起来很漂亮,发现湖里还有野鸭子,很意外 这里海拔5000。
离开红山湖就开始爬坡,中等坡度吧,但是爬起来也很吃力,毕竟海拔高,红山湖达板海拔5200,连一个标志都没有,在这里5200可能真的不算什么。
下一个短坡又到一个湖边,也到今天的目的地了。
泉水湖,以前叫死人沟的,这里海拔5150米,新藏线谚语说“死人沟里睡过觉”,今天要在死人沟睡一觉了。
这里有一个检查站,过了检查站之后,有个藏民在这里搭了一个房子,摆了六张床,50块钱一个床位,什么都不提供。
这里移动有信号,电信没有信号。
明天大约50公里,翻越海拔5300多的界山达板,到松西村住,到松西村就算走出无人区了。
今天的路书:

5150米的海拔,肯定是睡不踏实的,晚上老板的小孩一会儿又哭闹。早晨起来,泉水湖还是挺漂亮的。
9点出发,就看见一个大工地,说是要重新修建检查站。
骑了几公里缓上坡之后,发现路边的沙地有少量的草,老苏眼尖,发现有藏羚羊。
连续几公里稍大一点的上坡之后,到达界山达板 ,新藏线上这么有名气一点达板,竟然轻轻就爬上来了。
新藏线谚语说:“界山达板撒泡尿”,界山达板海拔5347米,死人沟5150米,十几公里的上坡,这坡度是不大的。
过了界山达板,绿色就多起来了,感觉两边就是不一样,这一个达板隔开了两个民族。
翻过一个无名达板之后,下坡到了龙木措。非常漂亮,蓝天白云,碧蓝湖水,四周雪山草原。
离开龙木措,继续缓上坡,到达松西达坂,海拔5200多,这样的达板在这样的地方根本不会引起人重视的,在所有的达板里它是混得最没出息的。
过了松西达坂,刚准备下坡又开始上坡了。再下完坡,就看见松西村了。
今晚住的床,看起来很高档。
店家的藏族老人。
竟然在这里买到了西瓜。
终于有4G信号了,正忙着看朋友圈呢,刚才还大太阳,突然就下起冰雹来。
下过冰雹,去吃晚饭,炖牦牛肉、牛肉包子、牛肉面、酥油茶整起。
今天只骑行了57公里,终于走出无人区,全天海拔都在5000米以上,明天将要翻越新藏线上最高的达板——红土达板,99公里之后到多玛乡。
今天的路书:

7月29日:松西村至多玛乡
昨天还好到松西村比较早,没挨冰雹,我们到了之后下了几场冰雹又下雨,晚上还下雪,一夜没消停过,快天亮的时候才终于停了。
松西村海拔5250米,是我住宿过的最高海拔,晚上总睡不踏实,迷迷糊糊的总觉得还在骑车,而且是在沙子里骑车,4点多的时候醒来,喝了点糖水,才睡踏实了。
老板要8点才做饭,我们7点半起床把东西收拾好,催促老板做饭,一人一碗面,今早的份量好少,是老太婆做的,她不会算账,面下少了,最后结账的时候就可以看出她不会算账,算少了,我们还是给她补够,她面就不给我们补够了。
出门已经9点10分了,虽然雨雪停了,到处湿漉漉的,很冷,把能穿的都穿上,袜子都穿了两双。
出门就开始缓上坡,坡度非常小,11公里上升130米海拔,在平原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坡度,但我们还是骑不快,稍微用力或者提高踏频就喘不过气来,用小盘慢慢磨。
这段路骑了一个半小时,终于到顶。红土达板,海拔5380米,是新藏公里的最高点,也是世界公里海拔最高点。
四周全是雪山,近处也是星星点点的积雪。
一小段陡下坡之后,坡度放缓,有草地有雪山,有蓝天有白云。
顺着山谷,几乎一条直线,开始88公里的缓下坡,需要蹬踏的那种,只有你有踏频就有速度。两旁的美景却留你停下来。
我破风,老苏跟在后面,速度基本能达到30,还有5公里到多玛乡的时候,老苏爆胎了,就当歇歇气吧!
到达多玛乡,这是一处很大的湿地,里面有大大小小的很多鸟,叽叽喳喳的,这些鸟类我都叫不出名字。
又要经过一个检查站,前面的骑友已经订好了住宿。
今天骑行99公里,其中有88公里都是下坡,我们从海拔5000米以上下降到了大约4200米,今后的骑行几乎都是在4000多的海拔上进行了,应该会轻松许多了。昨天晚上我们一起骑行的六个队友还聊起,几乎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反,大家还互相取笑谁的眼皮肿了,谁的脸肿了。这几天,天天在雪山中穿行,四周都是围绕的雪山,已经视觉疲劳了,今后看到雪山的时候会越来越少了。
出去吃晚饭的时候,看见还有邮政所在开门,进去问了一下,可以寄包裹,但是没有称,要拿到日土县去称重,然后微信付款给她,我们把帐篷、睡袋、锅之类的先寄回来,走出无人区,后面这些东西用不上了。
明天计划骑行到日土县,要经过一个有名的班公湖。
今天的骑行路书:

7月30日:多玛乡至日土县
多玛乡的海拔已经降到了4400米,昨晚好睡多了。早晨起来,仍然吃一盘饺子,大约8点半钟出发。公路继续沿着湿地行进,早晨鸟儿的叫声更清脆。
离开湿地,开始缓上坡,坡度不大,大约15公里之后到达多玛达板,海拔4600米,连一个明显的标识也没有。
然后开始下坡,也是15公里的缓下坡,海拔下到4200米。左边有一个湖,天上都是乌云,所以湖并不好看。
继续起伏路向前,云层越来越黑,开始吹逆风和下小雨。骑了一会儿,实在不舒服,找个桥洞把午饭吃了,太阳也出来了。
左边时不时的出现一个小湖,都不好看。直到一个左转弯之后,右边出现一片蔚蓝的湖面,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班公湖,先去湖边玩玩。
离开湖边,发现一块高地,想办法爬上去。
这确实班公湖无疑了,新藏线谚语说:“班公湖里洗个澡,界山达板撒泡尿,死人沟里睡过觉 ”,今天要把最后一件事做了。
继续沿湖边公路前进,景色越来越来越美,根本骑不快,还没有提起速度,又停下来照相了。
大约沿湖边骑行20公里之后,到达观景平台。
班公湖是一个狭长的湖泊,长155公里,其中三分之二在中国境内,三分之一在印度境内,在中国境内的部分是淡水,湖边有许多鸟,在印度境内的部分是咸水,我猜想应该毫无生机。
在观景平台玩到5点半,我们才离开,往17公里外的日土县城。
刚离开观景平台不远就遇到一辆相向而来的中巴车,问我们是不是大邑的骑友,原来是漫步群的驴友今天也来班公湖,真是太巧了。
很快就骑到县城,县城到处都在修建,现在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将来一定会很漂亮的。
今天骑行100公里多一点,骑行难度不高,主要的时间花在看班公湖了。明天到狮泉河镇,也就是阿里地区的首府,在这一片就是大城市了。

7月31日:日土县至狮泉河镇
昨天能洗澡了,海拔也低了,觉也睡得好了。早晨起来吃的包子稀饭,大约9点出发。
今天的路是起伏中的缓上坡,一直顺着一条河逆流而上,大约30公里的地方,到达日松乡。前面有一块湿地,我们发现有鹤,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鹤。
又走了10公里,发现河滩上一大群羊。
今天的云一直不白,天也不蓝,所以也没停下来照相。
大约75公里之后,公路离开河,左转进入山中。坡度陡然加大,云层也越来越黑,开始打雷,可以看见前面的山上已经在下雨。越来越靠近山边,公路左拐了,骑在前面的骑友已经挨了冰雹,我骑在后面,只淋了一点小雨。
快4点钟的时候,终于到达达板,大家都觉得这坡爬得好累。
拉梅拉达板,官方标注5190,其实只有4800多。
然后大约35公里的长缓下坡之后,到达狮泉河镇。
狮泉河镇是阿里地区的首府,也是噶尔县的县府所在地,是方圆一千公里之内最大的城市。
狮泉河从城中心流过,我们的旅馆就找在桥头,这里叫北京南路。
我们的边防证上都只写了阿里地区,据说去不了古格王朝和冈仁波齐,还要重新办边防证,所以赶紧去政务中心办理,其实也就是重新给了我们一张,写的阿里各县。
然后回到旅馆洗澡洗衣服,联系明天去古格王朝的包车。旅店老板帮我们联系,7座车要2600,普通出租车要1000一辆,我们六个人需要2辆,都准备定下来了,他又说要涨价了,真郁闷。
从叶城骑到阿里,路程基本一半了,大家决定一起腐败一下,去吃火锅,绿园火锅。老板是南充人,让他帮我们联系一个去古格王朝的车,他一会儿就联系好了,1300,大家很高兴,火锅也非常地道。
今天骑行125公里,新藏线已经走了差不多一半。明天包车去古格王朝。

8月1日:古格王朝
今天在狮泉河修整,大家决定包车去古格王朝,昨天晚上就联系好了车,早晨8点出发。
汽车沿着G219行驶了130公里,到达巴尔兵站,然后右转往扎达县 ,这段路都是陡上陡下,比较难走。
要去古格王朝,先要经过扎达土林,有一个观景台,游客只能在这里停留,不能在路边停留,后面,公路都会穿过这些土林。
过了札达县15公里就是古格王朝了。
回来的路上,离狮泉河还有170公里,车坏了,尝试了很多办法,都发动不了。只有在这里等拖车了。
8月2日:狮泉河镇至那木如村
昨天从古格王朝回来的路上,7点钟左右,乘坐的汽车坏了,打不燃火,把车推到下坡,也发动不了,只能叫狮泉河镇的拖车来拖,并且另外叫了一辆车来载我们,170多公里的山路,得等很久。10点钟的时候,天黑下来了,车外开始下起雨,肚子也饿了。快11点的时候,救援的车终于来了。晚上一点钟多,终于回到狮泉河镇,师傅直接把我们拉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面馆,吃完面回到旅馆,已经2点多了。
今天早晨起得晚一点,吃过早饭出发,已经十点钟了。
十公里的平路之后,开始缓上坡。
十公里缓上坡之后,到达一个天文台。
过了天文台,就开始陡上坡了,感觉没费多少劲就到达板了,狮泉河镇海拔4300多,狮泉河达板4700多。
13公里下坡之后,到了噶尔河边。顺着噶尔河逆流而上。
大约50多公里之后,到达昆莎机场。
噶尔河两边是绿洲,然后还是荒山。
过了噶尔河桥又开始缓上坡。
下完坡就到那木如村了。
今天骑行的路程不长,一共75公里。明天准备到门士乡,有110公里左右,要爬两个达板。

8月3日:那木如村至门士乡
早晨起来看见天气还可以。
柴大哥要去扎达土林,大家合影留念。
9点20分出发,8公里的上坡,一个小时到顶。
几公里下坡之后,又是缓上坡,40多公里,搞得筋疲力尽,最后几公里还吹逆风,好不容易赶到巴尔兵站吃午饭。
天黑德很厉害,随时都可能下雨。吃过午饭,逆风变成了顺风,赶紧上路,下午还有50公里路程。
刚骑出去3公里,就开始下起小雨来,看见路边有一户牧羊的藏民,赶紧进去躲雨,螚找到躲雨的地方,我可不愿意往雨里冲。
正好昨天住一起的两个骑友也在里面躲雨,有一个卖天珠的商人正在这家推销他的天珠。雨停了,我从窗户看见我的队友都骑过去,我赶紧出来追。
追了两公里,队友没追上,又开始下雨了。路边正好有间房子,我进去躲雨,里面很热闹,原来是一大家人来这里过林卡的,他们在打酥油茶,炖牦牛肉,他们邀请我一起吃,我没有吃,一是刚吃完饭,再是打扰别人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等到雨停,继续出发,爬上一段坡之后,路很平直,竟然出太阳了,不急了,慢慢骑,反正也追不上他们了。
达板位于K3812,没有任何标志。下坡是比较舒适的坡度,不用蹬不用捏刹车跑30的那种。这边的山不再是光秃秃的了,草长得很茂盛,公路就顺着一条起源于刚才达板的小河缓缓而下。
下了12公里,天又变了,这下找不到地方躲雨了,赶紧穿上雨具,暴雨就来了。淋了7公里的雨,又是大太阳,一身湿淋淋的赶到门士乡,队友已经找好了旅馆,走廊上晒晒打湿的衣服。
昨天晚上开始就有点牙疼,乡医院去买点药,药品很少,没有选择的余地。
队友们都说要吃川菜,又贵又难吃,果然不出所料,明天开始还是以面食为主。
今天骑行110公里多一点,行者记录出了一点问题。明天准备骑行到塔尔钦村,也就是冈仁波齐脚下,路程不远,大约60公里。

8月4日:门士乡至塔尔钦村
今天就可以到神山脚下了,大家都比较兴奋。早早的起床收拾东西,出去却发现饭馆都没有开门,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刚开门的面馆,等了好久都没有做好,等吃完出发,已经9点40了。
出门就是缓上坡,持续的缓上坡。左边是冈底斯山脉,有连绵的雪山,右边几乎没有雪山,中间是草甸,时常有羊群,偶尔还有野驴。
42公里之后,翻过无名达板,一个长缓下坡。右边可以看见远处的拉昂错,俗称的“鬼湖”。左边的雪山越来越大。
50公里的时候,看见左边有一座雪山很特别,但是整个山峰都隐藏在白云中。我怀疑它就是神山冈仁波齐,老张说他相信我的判断。于是我就停在路边等,山峰慢慢的从云层中现出来。
等了有将近一个小时,我和老张又继续前进5公里,找到其他队友,又一起等,终于这次山峰基本现出来了。
继续前进,赶往塔尔钦村,塔尔钦村就坐落在神山脚下。
因为旅游业的发展,塔尔钦村已经发展成一个小镇,各种设施非常齐全,当然物价也是非常的贵。
今天骑行60公里,难度很低。明天开始,计划花两天时间转山。

8月5日:冈仁波齐转山第一天
昨晚上经常有转山回来的,半夜还在加床,然后想一天转完的,又提前起床了。半夜起来,看见满天星星,很多年没看见过这样的星空了。
我们分两天转山,所以不用起太早。还在街上,就看到有磕长头的了。
从村里出来,大约走了7公里,达到经幡广场。一路都有玛尼堆,还碰到一个匠人在刻玛尼石。
藏民们在经幡广场磕头。
过了经幡广场,就下坡到了拉曲藏布河边,这是一大块的湿地,土拔鼠和鸟儿都不怕人。生活在神山脚下的这些小精灵,虽然生活环境异常艰苦,却不用担心人类的伤害。
往前不远就是曲古寺,藏民们都会去寺庙里朝拜之后,再返回来继续转山。我们在路边的臧茶馆里要了一壶酥油茶,就着面包当午餐了。
过了曲古寺,继续顺着拉曲藏布逆流而上,一直是在神山脚下,但是却一直看不到神山。天空中时而下雨,时而艳阳高照,变化无常。据说冈仁波齐转山一圈可以消除一生的罪孽,难道是洗了又晒,晒了又洗吗?
突然爬上一个小垭口,看到一地的经幡,还有藏民在拜,抬头一看,天啊,冈仁波齐的主峰耸立在正前方。
再往前不远,到达但曾仲康,这是一处休息点。但是队友们并没有休息,已经往前了。
河流从这里右拐,可以看到冈仁波齐主峰的另一面,再往前走,就又被挡住了。
又几公里之后,到达哲日寺,又可以看到冈仁波齐主峰的另一面了。
哲日寺周围有众多的住宿点,选择两天转山的游客一般都在这里歇息。从哲日寺开始就要离开拉曲藏布,陡上坡了。这里的物价奇贵,我们住的5人间是100一个人,还什么都没有。
今天只走了22公里,比较缓的上坡,海拔5000米,明天6公里的陡上坡之后到卓玛拉垭口,海拔是5700多。下午四点多就到了,很疲倦,倒床就睡了两个小时。

8月6日:冈仁波齐转山第二天
昨晚睡在海拔5000米,不到七点就醒了,吃了点八宝粥当早餐。弄好开水,8点多出发。
出门就是陡上坡,大约两公里之后到达***台,地图上标的是***台,到处都挂经幡,具体哪里是也不知道。
继续往前,海拔继续升高,路边都是积雪。
接近卓玛拉垭口,积雪越来越厚,山上几乎都拉满了经幡。卓玛拉垭口海拔5676,是我人力达到过的最高海拔。在垭口替老万挂了经幡,稍一动,就大口喘气。
垭口很冷,赶紧下山,下了一段,看见一个湖很漂亮。
继续陡下坡之后,要跨过一段冰川。
然后继续陡下坡到达不动地丁,这里是一个休息站,从这里开始顺着宗曲臧布缓下坡。我们在这里买了一壶酥油茶,把午饭吃了。从这里开始还有20公里到塔尔钦,时间是一点半。
走了三个小时,9公里路,我左腿又开始疼了,跟不上队伍了。让他们先走,我慢慢走。
一路都是间歇的下雨,越走越走不动,有一队藏族老人从寺庙里出来,他们也是走走停停,速度和我差不多。
实在走不动了,我停在路边吃糖,几个藏族的小孩瞪着小眼睛盯着我,我也懒得背了,分给他们吃了。
差不多7点半的时候,终于走出山沟,离塔尔钦村只有4公里平路了,我也实在筋疲力尽了。这时候雨也下大了,突然看见一个皮卡车退着回来,车厢里有人在喊我,就是刚才那队藏族老人坐在车厢里,专门回来搭我的。他们说走到这里转山就算完成了。我给他们车费,他们也不收,他们是珠峰脚下的藏民,专门过来转山的。
到达塔尔钦村已经快8点了,又冷又饿,顺路在东北水饺店吃了一碗水饺。回来旅店,今天又有新面孔。用老张的红花油搽了一下腿,但愿不会影响明天的骑行。
今天徒步28公里,坐了4公里的车,实在太累。明天计划骑行霍尔乡,玛旁雍措湖边,要去访问一下大米老板。

8月7日:塔尔钦至霍尔乡
昨晚上下了一晚的雨,早晨起来,小雨还在下着。这两天转山走了不少路,骑行的不习惯走路吧,几个人都在喊腿疼,所以我们只到霍尔乡。有两个昨天刚骑车来的,他们不转山,准备直接到马悠木拉检查站,有160公里。另外一个四人队伍,前几天都和我们一起的,今天也准备骑到霍尔乡。
早晨出发比较晚,今天路程少,一直淋着雨,也不敢拍照。大概十点多的时候出发的,虽然是小雨,雨衣雨具也全部穿上的。
从塔尔钦到霍尔乡,平路42公里。大约出发20公里的时候,有一个岔路口右转可以去普兰县,据说从这条路过去大约10公里就可以到湖边,一边是鬼湖拉昂措,一边是圣湖玛旁雍措,今天这天气,恐怕也什么都看不到。
雨还在一直下,继续前行,快到霍尔乡的时候,雨停了,远远的可以看到圣湖玛旁雍措。
左边雪山上的云雾也开始散开。
继续骑行到达霍尔乡。
这是一个大平原,虽然知道湖就在那里,但是找不到高处来观看,要走到湖边的话,路还很远。
今天骑行42公里,明天准备骑到马悠木拉,中午的时候,听说前几天一起骑行的四人队伍已经在这里包了一个车直奔拉萨了。下午就在旅馆晒衣服,晚上去找大米老板,据说大米老板亲自炒菜。
晚上吃到大米老板亲自炒的菜了,家乡的味道就是好。

8月8日:霍尔乡至马攸木拉检查站
早晨起来雨已经停了,看起来今天的天气应该不错,昨天晚上据大米老板说这里已经连续下了11天雨了。
吃过早饭,路过大米工地,停下来再回望霍尔乡。
往前三公里,到达玛旁雍措景区收费处,停下来看看,大米老板刚好经过,在车里给我打招呼,他今天要去措勤县。
公里转过一个弯,有一个检查站,但是没人,大门紧缩,不知道是不是废弃了。
顺着一条小河逆流而上,应该算是一片湿地。草丛中时常可见小动物,偶尔还有一些体型较大的不认识的动物。
大约55公里的时候,到达公珠措,这应该是一个美丽的湖泊,但是天色灰蒙蒙的。但是可以看到湖里一大群的海鸥,流进湖的河里很多鱼在上水。我们在路边吃过午饭继续前进。
过了公珠措就开始爬坡。有一段还遇到逆风,骑得很吃力。离垭口还有5公里的时候,遇到一个陡坡,爬上去之后,有一公里平路,又500米下坡,然后再上坡,到达垭口。
马攸木拉垭口海拔5211米,是狮拉公里上最高的山口。
几公里盘山路陡下坡之后,坡度变缓。看见前面的天空黑沉沉的,应该是在下雨。
转过一个弯之后,公里就顺着一条小河缓缓下坡。突然一股大逆风吹来,车子陡然停下来,这下坡路,使劲蹬也才刚10码。还有十几公里就到住宿点了,继续加油吧!
顶着风骑,真不舒服,主要是使了劲,努了力,看不到效果。雨又开始下起来,实在不想骑了,找了个涵洞,把车架路边,防雨罩盖好,躲涵洞里抽烟去了。抽了两支烟,感觉雨小了,风也小了。出来骑到车上,才发觉雨也没小,风也没小,不管了,加油冲吧,反正就几公里了。
顶着风雨冲到马攸木拉公安边防检查站,检查站的人员站在雨里检查了我们骑行的身份证和边防证之后,就放行了,没有让我们去排队等候,给我们马攸木拉检查站的边防公安点个赞。
过了检查站就是灌江口旅馆,我们今天的住宿点。衣服已经打湿,什么也不说,围着火炉烤火。
吃了饭,慢慢烤衣服,看着窗外的羊群归家。
今天骑行114公里,明天计划骑行到帕羊镇,104公里。

8月9日:马攸木拉至帕羊镇
马攸木拉就一个住宿的旅馆,所以骑友们都会聚到了一起。大约7点钟的时候,老吴接到在塔尔钦一起住的小林的电话,他说他离垭口还有大约6公里,雨很大,实在骑不动了,准备找个桥洞过夜,不下来了,老吴告诉他千万不能在桥洞过夜,那么高的海拔,还下雨,半夜肯定冻死,要他赶快下来。8点多的时候,再打他电话打不通了,大家都很着急。这孩子在霍尔乡的时候,他说要和我们一起走,叫住一起又不愿意,要一个人到玛旁雍措湖边去搭帐篷,约好早上一起出发,又没来。我们去路边拦车问在山上有没有看到骑车的,别人说看见两个人,好像车坏了,还没到垭口,在路边淋雨。结果旁边另一个队伍说他们刚好也有两个队友没到,打电话联系,果然是他们的人,车胎爆了,不会弄,要这边找车去接他们,小林还是没消息。我们去找边防检查站,用他们的皮卡车去找一下,检查站不同意,说只能找110。老吴只好打110,从普兰县过来有200躲公里,最后110联系霍尔乡派出所派车过来找。10点多的时候,联系上另一个队伍的两个人,说小林已经和他们在一起了,3个人正一起在下山,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11点钟,派出所的车终于找到他们,只有小林上了车,另两个要坚持自己走下来,然后今天包车上去取丢在山上的自行车,以为他们要坚持骑车的,结果今天看见直接搭车到了帕羊镇,那个小林一句感谢的话没有,中午还打电话来问:“昨晚帮他给房费了没有”,真是奇葩一个接一个,要不是人命关天,真的不愿意管。
昨天早晨在霍尔乡吃早饭的时候,老板说大神孙晖前两天刚骑过,晚上9点多在他店里吃的饭,于是我们问马攸木拉的老板看见孙晖了吗,他说刚两天,下午5点钟从他这里出发的,看来大神真不一样,4个多小时114公里,跑了我们一天路,今天下午过霍尔巴检查站的时候,那警察告诉我们说,他也喜欢骑车,我们问他认识孙晖吗,他说那天中午12多刚从他这里过,他检查的身份证,没错。大神一天跑我们好几天的路。
早晨起来,雨是没下了,云还是有点黑,今天这天气也不好。出发的时候已经9点25了。
出门一公里,就看到一个牌坊,我们已经走出阿里地区,进入日喀则市仲巴县了。
一路缓下坡,公路两旁都是草原和湿地,远处偶尔有雪山,太阳始终不出来,也没有雨没有风,只有你踏频够,完全可以跑到30码以上。
一口气跑出40多公里,看到有一个小村子,休息一下,过来一个女的说她们是自驾摩托的,她老公高反骑车,从车上摔下来,在这里休息两天了,问我们有没有止疼药。我们心里在怀疑怎么两天了也不找车去医院,老张给了她几片止疼药,继续出发。
中午12点多的时候,开始起逆风了,我们停下来吃午饭,已经跑了62公里了,还剩40多一点。
吃过午饭,逆风继续,艰难前进10公里,除了前方,四面都出太阳了,前方云层很低很黑,应该在下雨。逆风仍然持续。我问队友,大家是等还是冲,大家都说冲,穿上雨衣冲进黑云里。
雨其实并不是很大,就是逆风讨厌。几公里之后到达霍尔巴检查站,却是大太阳,检查站的警察非常热情,专门拿一条通道给我们停自行车,叫我们休息一会儿再走,原来他要借我们的**给他的自行车打气。
过了检查站,天又暗下来了,又开始吹逆风,看见一个小村子叫“扎次村”,大家都觉得这名字不吉利,然后风就小了,小雨也停了。
一个长缓坡之后,到达霍尔巴乡,开始远远的看见,我们还差点以为到帕羊镇了,其实里程不合适,离帕羊镇还有10公里。
转过一个弯之后,一大片湿地,有成群的牛羊,从这里已经可以望见帕羊镇了。
大约4点钟,到达帕羊镇,这镇子还是比较大,物价还是比较贵。到了之后,风还越来越大,庆幸今天到得早,少受逆风之苦。
今天骑行104公里,不太累。明天计划骑行到仲巴县城,大约80公里。

8月10日:帕羊镇至老仲巴
早晨起来,看天气也不是太好,昨晚又下雨,这会儿雨倒是停了,云还是黑。
接近9点出发,还是一大片的湿地。
10几公里的平路之后,就开始爬坡,坡度不算大,但是连续,只有几公里的上坡就到顶了。朔格拉山,海拔4700多。
下完坡后,看见一座沙丘在这湿地和草原之中,很扎眼,好像是移过来的一样,整个沙丘像条鲶鱼。
整个这片湿地都是雅江源保护区,其实我们昨天就已经进入雅江源保护区了,雅鲁藏布江的源头其实就是着一块块的湿地组成。
经过一个珠珠村之后,开始爬坡,到达一个观景台,下面是一个湖泊,应该叫珠珠错吧。杰玛央宗冰川的融水流入这个湖泊,就是雅鲁藏布江的源头。
从观景台下坡,几公里平路之后再一个短上坡,再次下坡来到一条河边,这就是雅鲁藏布江,穿行在雪山脚下的草原之中。
公里顺着雅鲁藏布江起伏而下,两旁的牛羊成群。几公里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个上百平方公里的大湿地,整个雅江在湿地中平铺开来,甚为壮观。
仲巴新县城就在这湿地的山边,去新县城要离开大路进去5公里,明天还得出来,大家不愿意,去20公里之后的老县城。
公路在湿地中蜿蜒20公里之后,到达山边,翻过一个小土坡就到老仲巴县城了。
今天骑行88公里,下午三点就到了,有的队伍继续前往56公里之后的拉藏乡,我们决定就这里住下了,慢慢骑。明天再慢慢骑到拉藏乡住。

8月11日:老仲巴至萨嘎县城
今天出门天终于放晴了,出门就是一大块湿地,这几天看湿地都视觉疲劳了,湿地里竟然有群野狗,它不理我,我也不理它,可惜了路边就有一只黑颈鹤,为了不招惹野狗,也就没停下来拍它了。
大约10公里平路之后,就离开湿地开始爬坡,坡度中等,爬到一个平台之后,一段平路,再继续爬坡就到突击拉山垭口了,海拔4920米,不算高。
下坡之后,又来到雅鲁藏布江边,顺着雅鲁藏布江继续缓下。
公路拐了一个弯之后,离开雅鲁藏布江,再前进几公里到达拉藏乡。
昨天我们计划住拉藏乡的,到的时候才12点多,吃过午饭一点二十,看天气还好,干脆再赶80多公里,到萨嘎县去住,节约一天时间。
出拉藏乡是一段平路,可以看到旁边的雪山,几个弯道缓上坡之后,开始下坡,路边一天不知名的河流,在如角乡路口又一条河流汇入。
顺河一直缓下坡,虽然有逆风,使点劲,还是跑得起来。又转过一个弯之后,离开了这条河,看见左边半山腰上有个昔日达吉岭寺。
继续前进大约3公里,到达鲁嘎村路口,公路往左转。
又顺着另一条河流逆流而上,河并不多,但是两边的湿地很宽。
大约10公里之后,到达达吉岭乡,这里离萨嘎县城已经不远了,所以没做停留,直接通过。走出村子,看见一群羊。
从这里又开始缓上坡,远处的雪山有点扎眼,近处的草原很绿。
走完这段缓坡,只有大约两公里稍陡的坡就到查藏拉垭口了,海拔4800,没有什么存在感,这牌子立得很奇葩,右边的牌子,要到公里左边才能看到。
过了垭口就是陡下坡。
坡度稍缓之后,到达一个村子。
过完这村子就进城了,这坡下得爽,不用蹬,直接下到城里。
吃晚饭的时候,出去逛了一下,这县城还挺热闹的。
今天骑行142公里,翻了两个达板,走了我们计划中两天的路程,下午五点多就到了,也算骑得比较快了,总之,今天下午没人吃得到我轮子扬起的灰尘。

8月12日:萨嘎县城至切热乡
一出萨嘎县城,又来到雅鲁藏布江边,才半天不见,雅鲁藏布江长胖了许多。
公里顺着雅鲁藏布江起伏而下,几公里之后又离开江边了,再见雅鲁藏布江应该要后天了。萨嘎这边的新农村建设搞得不错。
草地上搭了好多帐篷,应该是藏民在过林卡。
大约30公里的时候,到达达琼村,这里还有一个公路服务区。
继续缓上坡10公里之后,到达山脚下,开始爬坡,6公里海拔上升大约300米,坡度还是比较大。爬坡过程中,遇到一个骑钛架的,叫YMYHZ,8264的大神,和他一起冲破,非常吃力,虽然老哥岁数比我大,他踏频实在太高。
愧拉山,海拔5080米,这坡还是不轻松。
在垭口吃了午饭,开始吹冷风,赶紧下山,太阳还比较好。
这个路口就是去措勤县的路口。
70公里的时候,到达一个达桑村,这里有一个检查站,也有一个公路服务区。
过了服务区,转一个弯,连续一段起伏路,还是蓝天白云、草原牛羊。
再过一个村子之后,公路又一转,顺着一条非常清的小河顺流而下,离切热乡只有十公里多一点了。
最后五公里,还打了几个雨点。最后转过一个弯就到切热乡了,住的白雪宾馆。
今天骑行95公里,明天计划骑行到桑桑镇。
( 本文作者 : 川西烂眼儿 ) 12下一页
[8月6日:冈仁波齐转山第二天 昨晚睡在海拔5000米,不到七点就醒了,吃了点八宝粥当早餐。弄好开水,8点多出发。
出门就是陡上坡,大约两公里之后到达***台,地图上标的是***台,到处都挂经幡,具体哪里是也不知道。
你好兄弟不能这样随便丢弃鞋子,塑料在自然界降解时间非常久,最好在骑行中这类东西带到有垃圾回收的地方再扔掉。
川西兄,还记得在浪卡子客栈,你牙齿有些疼,却依然嚼着胡豆,真特么佩服你的铁齿铜牙,哈哈!旅途中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难忘!

川西兄,还记得在浪卡子客栈,你牙齿有些疼,却依然嚼着胡豆,真特么佩服你的铁齿铜牙,哈哈!旅途中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难忘!

发表于:2020-2-6 11:27


[已经拖了半年,本来已经不打算发这个帖子了,无奈这段时间新冠病毒搞得出不了门,实在无聊,就把原来发在QQ空间的日志复制过来了。相机是用的佳能50D,老掉牙的机子了,肯定没WIFI了,所以当时日志里面都没箱子拍的照片,用荣耀9I手机拍的,......
点击排行榜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