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76-555168096  投稿信箱:hsc@dvdcovnews.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特别公告: 第二届创新创业大会在华    2017黄金周超7亿人出行 百    减压神器!巨型Enter键开卖    罗敏的敲钟梦终成真 伴随    夏秋之交警惕“心”危机    吃杂粮要避免7个误区    逛超市常买的6种食物已经    2017年全省千名优秀导游(    北京市景区将建老年旅游    “清新福建”亮相2017中国    世界旅游市场改变 赴日旅    台湾地区发布酱油包装标   
当前位置:主页 > 琴棋书画 >

盘点西方名画中读书的女性形象

作者: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发布时间:2017-10-11 14:52 来源:未知

世界、书本、身材,形成了阅读的根本要素,三者之间的关联简略而有趣:世界存在于书本,书本被身体掌握,身体又处在世界的某一处。阅读定格了那些时空的主人和他们的年代,就像福楼拜说的那样,“阅读是为了活着”。

  庞贝壁画 约公元前2 世纪

不知为什么,庞贝壁画中表示的日常生活老是让我叹气,世俗美意,千姿万态,终极不敌霎时一劫,化为灰烬。对于那些传说中的女卜者来说,她们到底能预言什么呢?这个握笔执书的女人也许能以诗艺知会将要到来的灭绝,但神的旨意让她暂时做一位密使,此刻唯有选择守口如瓶。

  韦登 《读书的马格达莱纳的玛利亚》 约1435年

读书的玛利亚,圣画中屡见的题材。和一般的读书不同,这是一种信仰??玛利亚清楚,她与她儿子的一惹事件已经在诸经书中有所预言,她就是“智慧”的母亲,教化别人的心灵。韦登是早期尼德兰美术的伟大大师之一,这个地域的画家坦白地感应周围的的世界,即便是宗教题材,也布满世俗的真切感想,例如玛利亚用布小心地用布包着宗教手抄本,唯恐书受到伤害,因为在韦登的时代,书籍是珍贵物品,拥有书籍也是一种特权。她的忠诚表明了归属感,当然也为了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圣子基督的形象是一种写在处女肌肤上的书,由圣父支配,写在受孕的母亲自上,由出生的宣示而说明。”(杰西?盖尔里希《中世纪书的观点》)

  布龙吉诺 《拉瓦拉?巴提斐利肖像》 约1560年

就像我们能够通过霍尔拜因、凡?代克的绘画懂得亨利八世、查尔斯一世的宫廷,布龙吉诺也可以让我们看到佛罗伦萨的科西莫宫廷的样式--16世纪意大利宫廷中深受欢送的矫饰主义作风。这幅文学家拉瓦拉?巴提斐利的肖像就相当“装模作样”,布龙吉诺曾经在一首诗歌中形容这位女性朋友“内侧是铁,外侧是冰”,而在画面中,他却意味深长地将之塑造成“侧面是脸,正面是书”,这是为了显示不凡仍是为了揭示辩证?也许,同时拥有文学天赋的布龙吉诺比其余人更清晰地知道,无论怎样奇装异裹,半遮半掩的面貌只是性命的冰山一角,而书与文字,才是安身立命的坦荡之物。

  《蓬皮杜夫人》 1756年

普鲁斯特以为,读书是“需有一种不可亵渎的孤单才干进行的运动:阅读,理想,悲伤与感官的愉悦”,但对于这幅《蓬皮杜夫人》来说,她的知足感好像不在阅读时的自闭,反而有一种翘首以待的神色,正为其他什么更向往的事件所挂念。书固然拿在手上,但时刻准备滑落--她无力掌握虚幻之词。也许在那个年代,“书”,就是浮华品尝的小道具,装饰奢侈的小花边,雕刻洛可可时间的小翻卷,这对洛可可时代的宫廷画师布歇来说,陈设这样的姿态,不外是游刃有余的小手法。

  梵高 《阿尔之妇女吉努夫人》 1888 年

1888 年,三十五岁的凡?高分开巴黎移居阿尔,法国南部的阳光使他伤痛的心灵得到慰藉,创作了不少作品。这幅《阿尔之妇女吉努夫人》画的是在车站前经营咖啡馆的吉努夫人,据说是梵高趁与他同住的画家高更正在说服她作模特儿时迅速完成的作品,吉努夫人显然受到打扰,眼光游离,那本摊开的书不再为她所读。我们熟习相似的恍惚,在阅读的过程中,那字里行间的瞌睡是旅程中的逗号,即使我们知道生命结尾的意外或不意外是无可抗拒的,这也是值得回味的出窍之时,就像凡?高此刻享受了一个温和的下午时光是多么地难得。

  尚?欧诺列?福拉哥纳尔 《读书的少女》 1776年

现在谁都能享受读书之乐,但在《读书的少女》完成时的18世纪,文盲比率相当高,只有受教于家庭老师的上流社会的名流名媛,才可以领会到阅读的愉悦,因此,书本、家具、服装的引用,也就不是简单的物品功能,它具备一种象征功能,那就是社会位置的眩耀,描写一幅传世的画像更是如斯。不过,作为18世纪法国绚烂奢华的贵族文化盛期的代表画家福拉哥纳尔,倒是在这里优先抒发了生活的娴静,华美暂时被知性的光晕环罩。有一点可以确定,她手捧的一定不是圣经,而是当时刚刚兴起的风行读物“小说”,从1740年到1760年短短二十年间,大概有一千册小说面世,其中大多是恋爱小说,这对于悠闲充裕的闺中少女来说,无疑是精力上的春药。

  巴尔蒂斯 《卡提亚读书》(部分) 1968年~1976年

在巴尔蒂斯笔下,女孩们读书、照镜、玩牌,这些私密的行为和外部世界脱离了干系,自我专注于藐视的欢乐。实在,行为自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行使行为的身体语言,总带有对抗禁忌事物的刺激味道--没有一个阅读的姿态像她们这样别扭,几乎让人无法忍耐。假如这算得上是一种淘气的话,那么它的实质是什么呢?在色欲与无耻懒惰的畛域里,诱引和献身是一道青春期的算术题,而我们的所有解答都不正确,永远陷入绘画的“洛丽塔猜想”不能自拨。这些产生在房间里的故事是虚假,是诡计,是骗局,是谜,它居心使看得见的世界乃至书本存在,但又全然不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