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五章 雪莲探蜜

时间:2018-02-09
正在神魂颠倒的时候,赵志却大呼小叫起来:「白老弟,你真TMD的土,那么多惹火靓妞不挑,偏偏挑一个乾柴火妞,去,去,再找小玉换一个。」也许是酒精有些发作了,但他对我面前这个高雅长裙美女的粗鲁令我震惊。
  我解释说:「大哥,青菜萝蔔各有所爱啊。你喜欢你的,而我,就喜欢这个调儿。说实话,这位小姐一席雪白的长裙,配上双细高跟凉鞋,真的挺清纯的。」说完,我站起身来,走到这长裙美人儿的身边,拾起她柔嫩的小手,半推半就之间,轻轻将她拉进了我的怀里……。
  蜻蜓点水般一个浅吻儿,我拥着这个温柔听话的长裙美女回到座位上,一只手搂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抬着她的下巴端着她秀丽的脸蛋儿细细审了起来。这下弄得她想躲都躲不开我温柔的纠缠,粉脸发红更显娇羞可爱。儘管芳心里还有些不怎么愿意,但这朵雪莲花的粉脸上还是慢慢泛起了迷人的娇笑,要多妖娆就有多妖娆!以纤手轻轻地推开我端着她下巴的手,她从鼻孔里嗯了一声:「大哥你好坏哟,一来就欺侮人家!」娇滴滴的声音酥到老子的骨子里去。
  闻着鼻际传来的幽幽女儿香,我得意地笑了起来,也许还带着几分淫秽的色彩。说句掏心窝的话,我对目前的生活真的太满意了,想吃什么就能吃到什么,想玩什么就能玩到什么,想干什么样的女人就能干什么样的女人,除了大哥的位子我不能坐以外,在江陵我已经想不出还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了!当然,我是绝不会蠢到想去坐大哥的位子!如果不是大哥,我白秋到现在还只是飞龙厂的一个临时工加穷光蛋呢。
  慢慢赏着花儿,我突然发现面前这名雪白丝缎长裙的美人儿怎么看怎么觉得都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想了半天,沉睡在记忆深处的那一幕终于被我唤醒了。
  那还是自己多年前一穷二白时到天龙公司应聘的情景了,人事部负责接待自己的漂亮女文员,好像名字是叫赵虹媛的,当时就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像。这双漂亮的会说话的大眼睛,这张姣美的脸蛋儿,这头长长的秀髮,怎么看都是她了,而且她的名字也叫小虹来着。
  我隐约记得当时她穿的是一套立领的粉红色薄呢西服套裙,合身的衣服勾勒出优美的曲线,一付OFFICE丽人的打扮。也许是有点自卑,那时候我一见到美丽的小姐就紧张拘束,双眼视线不自觉地往下看。赵虹媛那双美丽的肉色丝袜美腿顿时映入我的眼帘,真让我嚮往啊。脚上那双黑色细跟高跟鞋太精緻了,一尘不染、闪亮诱人,而那细高跟居然是银色的金属品,特别地秀美撩人。
  当时的这一幕给我的印像太深了,以至于现在想到我的小弟弟都会硬起来。我当时是多么希望被招聘上啊,在天龙能和这样的高雅美女一起共事,每天光低头欣赏她那双高跟丝袜美腿就够了,她那漂亮的脸蛋儿自己都觉得没有资格没有福气去平视、去欣赏呢。
  最后被告知无望时,她给了自己一个含着歉意的迷人微笑。真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沉醉在这个甜美的回忆之中,那时节何尝有如此漂亮的女人对如此微笑过呢!
  她的动人姿色和美丽倩影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像,现在虽然时光流逝,而她也变换了装束,但最终还是被我给认了出来。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东西还是改变了。她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成熟,只是美丽依旧。而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地位的交替,那时她是天上的凤居高临下,我是地上的虫只有趴在地上仰视艳羡、空流口水的份儿。
  而今天,不管她怎么穿一袭雪白的丝缎长裙和精美的像牙白细跟凉鞋,打扮得再高贵再优雅再清纯,她也只是一只「鸡」,一只今晚被我点杀了的「鸡」。而我再不是当年穷困潦倒的小混混,我是一个有钱有势有身份的人。今天只要我高兴,出够了钱,我就可以变着花样消遣玩弄这名昔日的云中仙女、我的梦中情人:「伸出你的手来,张开你的嘴儿,摇着你的舌头,舔出我的水来……」,想让这名漂亮女郎替我干什么都成啊!
  想到这里,我心里突然感觉到极大的满足感。今晚,我是有钱的嫖客大爷,而赵虹媛这名可人儿的身份可就惨了点儿,她只是一名被我点中伺候自己爽的妓女而已。我是主子,她是我的女奴,主子只要有钱就得,女奴却要又漂亮又温顺才行啊。不过,千言万语,有钱的感觉真好啊!
  我用极其淫亵的目光审视着身边的这块包裹在雪白丝缎长裙中香喷喷、白皙粉嫩而又妖娆诱人的美肉儿,心里的慾望极度膨胀起来。我暗下决心,今晚你这个美人儿可跑不出我的手心了,老子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最后佔了你的身子还有那颗美人心!
  心里的想法虽然很龌龊下作,但脸上却没表现出什么,我发现自己的城府越来越深,已经快修炼成笑面虎了。点的酒水上来了,一位穿着粉红色低胸连衣裙和红色高跟鞋的甜美公主(女服务员)走了进来跪在我们面前给我们点歌掺酒递杯子什么的,开始了这里最有名的「跪式服务」。
  说是OK厅包房其实没怎么唱歌,大哥不怎么爱唱,我练习很少唱功太差,音乐被关小声后成了一种背景,大家边喝着酒边聊天。
  大哥是沙场老将,而那个穿着性感暴露叫李梅的狐狸精也是情场高手,两人甜言密语加美酒很快就彼此灌得有些走了性儿。两人打情骂俏、妙语联珠,荤腥程度令人哑然,而且当着我们大家的面越来越亲热起来。
  大哥的手在女人身上浑身乱摸,上摸奶子下摸大腿,摸得狐狸精风生水起、娇喘吁吁的。大哥伸手插进狐狸精的紧身衬衣里面,挑了奶罩摸着她鼓突突的奶子调戏着说:「小妖精,你的MIMI不大呦。」那狐狸精也不含糊,抛着媚眼撒娇说:「是呀,我有点苦恼呢。」
  大哥是採花老手,见有机可乘,佯装半醉不醉,手伸到李梅的大腿根里一阵乱摸,狐狸精把他的手拉了几下,大哥却越摸越有劲,狐狸精就假装不知算了。李梅媚眼浪语贴得紧紧地,大哥乾脆把她的小手拉到自己的腿下,一根棍子顶着,狐狸精反而话不多了。
  大哥一边忙乎他的,一边训我:「傻呆在那里干什么,动起来啊,这里包间费一小时300呢。」我听他这么说,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主动出击了,该说就要说,该摸就要摸,不摸白不摸,摸了不白摸啊!
  但是,这个赵虹媛实在太温柔了,弄得我也有些粗暴不起来。我搂着摸摸弄弄开始找起感觉来,这个赵虹媛看来出道时间不长,还显得有些拘谨,但配合度不错,体软如绵。我亲了亲女孩,这美女的吊带丝缎长裙不仅前胸开口低,连后肩背也被剪去了,两个大V字先还让我觉得这靓女应该是不带奶罩的。但仔细一看,吊带旁还是有两条透明肩带,原来是隐形奶罩啊!不过,这难不倒我,美女的奶罩子我解得太多了,我从她的腋下直接就伸了进去,仅用单手,三下两下就解除了她的武装,玩弄起她胸前滑嫩丰耸的一对粉奶子,凭心而论,绝对不是大哥说的什么柴火妞呢。
  我一边玩着她,摸着她的粉奶子温柔缠绵着,注视着她那有些迷离的漂亮大眼睛,我看她是否进入状态了。咂了一口酒后,笑着在她耳朵边低声说:「小虹,我喜欢你。」她的大眼睛无奈地对我笑笑,显得很纯很动人。我又继续挑逗着这朵雪莲花说:「知道吗,你刚进来我就决定点杀你这个雪白长裙子的漂亮女孩儿了!」她低头无语,脸蛋上泛起了潮红。
  「你一进来,看到你的脸蛋儿、你的身材、你这身高贵的晚礼服,一下就把我的鸡巴逗硬了。」我凑在虹媛的耳朵边吹着气:「我是练过房中术的,跟女人上床从来不射,看你今天能不能破了我的道行。」说着,上面的一只手加紧了捏摸,我的另一只魔手也慢慢摸到了她的大腿上,光滑的丝缎和薄薄的丝袜下面,温暖滑腻的年轻漂亮的女人嫩大腿摸起来实在过瘾啊,想来她下面的水帘洞里应该是流水潺潺了吧。
  「我今天想操你。」这是我咬着她耳朵低声说的一句话儿,虹媛瞇缝着大眼睛,嘴里哼哼唧唧的,听到这里时,俏脸蛋儿剎那间变得通红……。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本来和漂亮女孩子调情,应该是用温情的注视、关怀的话语换来心灵的交流,但面对着身边这只优雅稚嫩的「鸡」,我少了那些扭扭捏捏、花拳秀腿,把自己变成彻底的流氓,这些无耻的话让这朵雪莲花惊心动魄而又心痒难抑。我们在慾望的悬崖边上缠斗不休,气喘不止,彷彿陷入一个SM游戏之中欲罢不能。
  我们边唱边喝边玩着两个青春靓丽的小姐,都有些喝高了,但常卫东他们两个是滴酒不粘,这反而弄得整个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李梅这个浑身骚味儿的狐狸精在大哥耳边嘀咕了几句,赵志便挥手让这两个电灯泡出去,等他们一走,房间里仅仅剩下了我们两对和那个温顺地跪在地毯上的「公主」随时伺候着我们,这下气氛一下就轻鬆多了。
  「这样乾坐着多乏味多单调啊,磕丸跳舞那才叫爽!大哥,有药吗?咱们HIGH一HIGH嘛。」狐狸精缠着大哥要HIGH,这当然难不倒他了,变魔术一样掏了两三颗出来,李梅抢着磕了一颗,然后独自喝完在满上一大半杯的杰克丹尼。「你们要吗?」大哥笑着问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身边的雪莲花摇了摇头。
  「算了,我这里有一颗法国进口的美容药,当然,里面有一点点的春药成分,你想吃吗?」我从口袋里掏出了随身携带的「乌鸡淫凤丸」,红红的圆圆的一颗还带点光泽递给身边的雪莲花:「来吧,相信我就来一颗,虽然不是很high,但一定带你上回天呢。」
  雪莲花接过那颗诱惑的红色小药丸,她有点动心,但是她还是有点担心,毕竟不想发生什么「意外」。「磕一颗没关係的,你看……我跳的多high。」此时音乐已经开得很大声了,狐狸精正瞇着眼、跟着的士高音乐一摇一晃的,两只手不时地在头上小範围地挥舞。
  看着她跳得不亦乐乎,雪莲终于在迷糊之中想开了,磕就磕吧,反正连摇头丸都不是呢。看着雪莲花张开那娇艳诱惑的双唇把那红色的小药丸吞下的时候,我不经意露出了淫笑,但是昏暗灯光掩盖了我可怕的面目。
  赵虹媛不久后就开始有反应了,药劲逐渐上头了,在我们一伙的鼓动下,她也站到包房中间的小舞池里缓缓摇动着,似乎随着音乐在HIGH起来了。我知道这更多的是气氛和酒精的作用,当然,那微量的春药也让她更放得开了。
  晚上十点,两个小姐特别是那头小狐狸精似乎觉得狭小的包房实在有些压抑,容纳不下她们的热情和奔放,于是拉着我们来到大堂。蹦的舞台的DJ开始尖叫了,按照惯例,这是当晚音乐进入最劲的时刻。
  狐狸精看来是经常来「帝豪」的主儿,头和肩都摇了起来,头髮甩起来的时候带出一阵微风,两个近乎全裸的肩膀像一道白光忽左忽右地刺激着身边的大哥。靠,该上了,大哥对我诡异地笑了笑,拉着娘们进了舞池。我一边随着音乐扭着身体一边在心里笑了起来,也拉着雪莲花跟着他们挤进了舞池,但很快就被分隔开了。
  就在想入非非适应着跟上音乐节奏摆动双手时,雪莲花也抛开了高贵与矜持的外表,开始释放出压抑已久的野性。她蹦的摆动动作过大,一手打在我的脸上。我这时才发现这高挑的俏娘们疯起来太诱人了,那件雪白的吊带露肩丝缎长裙子把她曲线诱人的修长身材裹了个严严实实,该凸的绝对不凹,该凹的绝对不凸,一双像牙白尖包头高跟凉鞋踩在脚下,像牙白的细高跟随着音乐的节奏清脆地敲击着花岗石地面,而细细的白色带子绕着脚踝罗旋上升,更加突出了黄段子里的「有前有后」的效果。
  就在虹媛的手再次打到我的时候,没多想我就给她贴了上去。这朵纯洁的雪莲花没什么反应,只是二话不说地跟着音乐的节奏蹦的,超级强劲的噪音音乐让她一下进入颠峰状态,头一直摇啊摇,真有些像吃了摇头丸般来劲。
  没摇10分钟,这个长裙丽人贴着我的耳朵喊到:「帅哥抱抱我。」我第一次还没听清,没有反应。两秒钟后,雪莲花一转身伸手抱住我。终于搞懂意思的我刚开始还故意优雅地把手放在雪莲花的后背肩夹骨的位置上,谁知她全身都在疯狂地扭啊扭,我的上身被她那两坨软绵绵的肉蹭来蹭去,这一蹭让我明白过来,这俏妞是发情了。
  我的手瞬间溜了下来,一把包住她浑圆诱人的肉屁股,开始了下半身的思考。搂着跳了一会儿我又反搂了她大跳贴身舞。我双手抓住这俏妞的双手,高举起来,下半身抵住她那突起的圆滚滚的屁股,一起扭和转起来。下半身都粘在一起的情况下,我的手也老实不到哪里去了,轻轻抱住俏妞的腰,或者再往下点就是只覆盖了一层丝缎的嫩大腿根,甚至连她内裤镶有蕾丝的边缘都被我探得清清楚楚的。
  在跳舞的时候,我一个抖臂将这名高挑靓丽的俏妞圈在怀里:「跟你跳舞的时候,看到你小腰扭来扭去的样子,我就硬了。」这当儿我凑在雪莲花的耳边悄悄说:「我就想在这里当众操你一次。」
  听我这么一挑逗,这位身着雪白长裙的美女羞红了脸蛋儿,似乎有些站不住了,身子一下就软在了我的怀里……。
  看看时间也快到十一点了,赵志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还想拉着狐狸精好好找感觉。我搂着赵虹媛的杨柳细腰想提前告辞了,看看身边这只粉脸通红有些发情的漂亮的「鸡」,她俏美的脸蛋儿、动人的身材、高雅的长裙、性感的高跟鞋,怎么看怎么让我觉得兴奋,今个儿晚上,熬鸡汤吃鸡肉,好好用这只漂亮的「嫩母鸡」补一补身子,还真有得忙活的。
  大哥暧昧地看着我和身边的长裙大美人儿笑了笑,看我喝得有些高,安排元浩开车送我们回去。他低头在我耳边小声说:「好好吃顿鸡肉吧,野鸡的味道更比家鸡好啊!又鲜又会扑腾又带点野味儿。」「这野鸡肉贵吗?」我很少出来,不太了解行情。「小费看着给吧,600到800都可以,这边小玉的当哥的替你给了就是。」大哥爽快地指导着我。
  我的天啊,600到800就可以吃到这只高雅美丽的身着雪白长裙的「鸡」,而且她还是我以前梦中苦苦渴望的情人,天龙公司人事部的白领丽人赵虹媛,想到这里我觉得就一个字~~值,千值万值,别说六百了,就是给六千给六万今晚都要吃定了她啊!
  但临出门的时候,虹媛却提出要去换衣服,我连忙阻止她说:「别换了,我就喜欢你这身雪白长裙,又高贵又大方,看起来就舒服。」说完又咬着她的耳朵:「我今天就要你穿着这身雪白长裙让我操。」雪莲花却有些不太乐意:「我这样子怎么出门呀,一出去就像个鸡。」
  听这漂亮女孩子这么说,我心里一阵暗笑:「本来就是只鸡嘛,还装什么小样啊!」不过最后虹媛还是让步了,到了更衣室披了件雪白的软缎小披肩,把露出的酥胸玉背都遮掩起来了,这才提着一只银链子奶白色的精美秀气的小坤包跟我走出了「帝豪」的大门。
  当元浩去地下停车场取车的时候,这个亭亭玉立的长裙美女挽着我的手往那里一站,有好些男人在旁边看着直流口水,眼里似乎充满了艳羡的目光,似乎是说,你这小子艳福不浅啊。要不是我直粗粗地耸在那里,肯定有人上来搭讪呢。
  等宝马一过来,我拉着这只漂亮迷人的「鸡」就钻进了后坐。「去哪里啊?」元浩问了句:「送你回家吧。」我接着小声在她的耳边说:「去操你个够!」虹媛被刺激得一哆嗦,迟疑了半天才用颤巍巍的声音说:「去莲花小区吧。」她话音刚落,我们就旁无人地就搂在一起亲在一起摸在一起了,后坐就像只坐了一个人一样,简直是亲密无间呢。
  也许虹媛是是头一次坐宝马车,而元浩开得有些生猛,她的身心有一种晕旋的感受觉。过了会儿,她的酥奶子顶着我的肩膀,低头伏在我肩膀上,在我的耳边嘀咕着说:「坐这车有点像坐飞机一样,离心力好强啊,开始时虽然有点不适应,但停下来就有一种舒服的感觉。」我感到舒心惬意,附和着说:「是啊,要脱离某种引力,有一个难受的瞬间,瞬间过后就是一种幸福的永恆。」这句回答似乎有些文绉绉的,虹媛捂着嘴笑了起来。
  我为了解围,转移话题说:「你家远吗?」「不远,这车开得又快,马上就要到了。」虹媛笑着说,此时的她怎么看怎么像个幸福的小妇人,看来今晚我的战略战术都是比较成功的。
  幸福的时间是短暂的,才搂着抱着聊了会儿,车就开进了位于江陵市东郊的莲花小区,哇,好大一处别墅群,有十几栋小洋楼。虹媛指着附近一个三层小楼说:「哥,你知道那儿是谁住的吗?是汤灿,那个唱《幸福万年长》的着名女歌星,有些浪,男人都挺迷她的。」她说话时一脸羡慕,我倒不知道那女歌星有多么出名,在我心中,只有玲玉这个甜歌皇后是最实在的,看得着摸得着,马趴在我的胯间捧着我的大鸡巴一边舔含一边唱甜歌给我听,想操随时可以压着操个够的我私人的御用女歌星。
  车开进她住的小区大门口,我们一起下了车,宝马那漂亮的车灯划过一道弧线很快就消逝在夜幕中。我们沿着小区道路往里走,看着她小心地提着雪白高雅的吊带丝缎长裙下摆,踩着像牙白的细长包头高跟凉鞋一步步往前走,简直就像一个披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子一样,不过浑圆的屁股在贴身长裙下面时隐时现,更平添了无限的诱惑和性感。不过今晚,这个漂亮的新娘子可是属于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