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76-555168096  投稿信箱:hsc@dvdcovnews.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特别公告:
当前位置: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 历史回顾 >

沈嘉柯:秦观说出了一千年来最为傲气的情话_历

作者: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发布时间:2020-04-26 22:43 来源:


文:沈嘉柯
秦观有首《鹊桥仙》词:“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牛郎织女的故事。这事无数人写过,秦观翻案文章玩出了新境界。在神话传说中,他们两个的命运已经被注定,落入这样无可奈何的境地,又能怎么办呢?

于是秦观说出了千年以来最为傲气的话: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历朝历代的悲剧爱情故事,都是催人泪下,令人忧伤无望,凄凄惨惨戚戚。哀之深,感人肺腑。秦观一举翻转了这种悲叹,化为更加崇高的境界。

牛郎织女这对夫妻,当初他们违反天条遭受了这样的处罚。但是。这条只能管住他们的人,却管不住他们的心,更加管不住自由的灵魂和执着的爱情。

只要两个人的爱情,长长久久,哪怕不能朝夕相处,也无所谓了。

一个作家的文学底蕴,往往另外藏着答案。比如秦观的词写得精美细腻,格调高远。因为他同时也有很好的策论功底。

所谓策论,就是古代专门写给帝王看的政论文。在古代,文人通过科举考试入仕为官,终极理想是辅助君主治国。所以他们对施政理念的补充,给皇帝提意见,写文章提供参考方案,才是最主要的事业。秦观的策论在宋朝一代,都相当有名,公认写得好,观点鲜明,结构严谨,文笔特别的锐利。

这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功夫在诗外。秦观的爱情诗词写得特别美,而且大气。他对文字功夫的修炼,却体现在时政议论文当中。

以至于秦观自己都说过这样一段话:“作赋何用好文章,只以智巧饤饾为偶俪而已。若论为文,非可同日语也。”饤饾就是堆砌铺垫的意思。偶俪就是对偶对仗工整的意思。运用机智巧思,把对偶句子写好就行了。但要说到写正经文章,就不能相提并论了。

诗词歌赋是一类,策论政论文又是一类,这是秦观的文艺创作态度。

秦观在策论《上吕晦叔书》中写道:“某闻天下之功,成于器识;来世之名,立于学术。……夫君子以器为车,以识为马,学术者,所以御之也。”也就是说,闻名天下的大事业,大功绩,取决于一个人的胸怀器量和见识。能够传之后世的声名,要靠一个人在学术上的成就。
这当然也是“官本位”和儒家的价值观体系决定的。

在现代人看来,小说写得好,也可以伟大。但在古代文人看来,比如秦观,就认为玩文艺,诗词歌赋浅吟低唱,只是个人兴趣爱好,是业余消遣,抒发内心的情绪的雕虫小技,政论文写得好,才见功底。

其实,一个作家如果把爱情诗词写得非常深刻高级,很可能是因为他有历史、法律、政治的训练背景,得益于逻辑周密,思维细致,更加能够明察秋毫,谋篇布局。不同文体体裁,相互借鉴,触类旁通。秦观这位大宋情诗才子,左手文艺,右手时政,游刃有余,境界不同凡响。

同样是写七夕情伤,写牛郎织女的哀怨幽恨,秦观就能跳出许多人走的一条路,另辟蹊径。
点击排行榜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