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76-555168096  投稿信箱:hsc@dvdcovnews.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特别公告: 第二届创新创业大会在华    2017黄金周超7亿人出行 百    减压神器!巨型Enter键开卖    罗敏的敲钟梦终成真 伴随    夏秋之交警惕“心”危机    吃杂粮要避免7个误区    逛超市常买的6种食物已经    2017年全省千名优秀导游(    北京市景区将建老年旅游    “清新福建”亮相2017中国    世界旅游市场改变 赴日旅    台湾地区发布酱油包装标   
当前位置:主页 > 读书看报 >

傅文俊接受英国艺术杂志专访

作者: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发布时间:2017-10-18 18:28 来源:未知

英国艺术杂志CreativPaper将开放的视线拓展到寰球文化艺术界,灵敏捉拿当代艺术动态和发展趋势,呈现极具艺术创造力和创新意识的艺术家创作,注重将对人类环境、社会、历史和文化有深切思考和深刻表达的艺术作品纳入杂志中,每期杂志特别邀请艺术家就其艺术思想和创作展开深刻对话,共同探讨艺术家创作中所波及到的诸多话题。2017年第6期,CreativPaper特邀中国艺术家傅文俊,就他所提出的“数绘摄影”及个人艺术思考进行了访谈,访谈内容全文翻译如下。

欧洲当代艺术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纽约结合国总部,这些曾经为中国艺术家傅文俊举行个展的机构,就已经毫无疑问地解释,他已经在当代艺术世界中确立了本人的位置。

当今人类所生活的高度贸易化世界里不同文化间的相互关系,以及产生在中国城市里高速发展的文化、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都是傅文俊作品所关注的一部分重点。他曾经荣获过许多国际奖项,包含阿根廷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金奖,巴黎埃菲尔铁塔大展“世界最佳艺术家名称”。

在我们与傅文俊的访谈中,我们谈到了许多话题,好比他在中国西南的成长经历,作为艺术家所面临的挑衅,以及他的祖国中国所拥有的丰富而多样的文化等等。

图:傅文俊作品《邮票·敦煌仕女》

C(CreativPaper):可以和我们谈谈“数绘摄影”,以及它是如何成为您创作的一部分的吗?

F(傅文俊):我认为艺术是对这个无比辽阔且丰盛多姿的世界的一种反应,同时也是我个体性命阅历和思考的一份流露,艺术家可以借助一切熟知的媒介把它们表达出来,而我选择了将摄影同绘画联合起来。通常,人们认为这两种艺术形式有着不同的美学追求,摄影追求客观真实(尤其是纪实摄影),而绘画追求生动再现。长久以来,我一直从事艺术摄影,特殊是观点摄影的创作,将摄影作为一门艺术来看待,而不仅仅是一个记载工具,因此,在我看来,摄影与绘画绝非不共戴天的敌人,甚至能够是相互借鉴的挚友。“数绘摄影”就是这种艺术思考的产物。我认为,只要是我的艺术抒发所需要的,我就会在摄影艺术创作中,有机地融入绘画性的视觉元素,绘画般的色彩质感、活泼美感。通过“数绘摄影”虚实交错的图像和两种艺术形式的相互逾越,我希望赋予观者更多诠释和感知的自由,在作品、观者之间搭建起不同寻常且极具活气的关联,因为对艺术作品的认知绝不仅仅只有一种观看方式,对世界的认知更是如斯。

图:傅文俊作品《宠物》

C:您在重庆长大,这是一段怎样的经历?

F:我诞生于1955年,我的少年时代,整个世界好像都好奇地想知道我的国家毕竟是怎样的,而实在那时的我们也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受到父亲的影响,我自幼学习中国传统的书法和绘画;少年时期更是在一本一本中国古代书籍的阅读中度过的。我想,我是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影响的人。80年代,我进入四川美术学院,开始系统地学习油画。那时,我大批接触和懂得到20世纪以来的西方现当代艺术,观念艺术、波普艺术、达达艺术、抽象表现主义,巴勃罗·毕加索、萨尔瓦多·达利、马塞尔·杜尚、杰克逊·波洛克、安迪·沃霍尔等等这一时期的艺术流派和艺术家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人说从我的“数绘摄影”中能看到它们影子,甚至还有中国传统绘画的痕迹,这绝不奇异,因为我的艺术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图:傅文俊作品《无处安置的躯体》

C:中国拥有丰富且数目众多的文化遗迹,您希望通过您的作品表示其中的某些方面吗?

F:我认为,一个国家的文化遗迹也是这个国家历史文明最为活生生的、绝无仅有的痕迹。我为中国丰富的文化遗迹感到骄傲,同时也为惨遭损坏、流失海外的文物感到伤心,更认为应当把这些文化遗迹和古老的文化在更广的范围、被更多的人所认知。回望来时的路,也许会少一些迷茫。很早我就意识到,在这方面摄影是一个极佳的流传载体,2009-2011年历时三年创作的《他心通》《无界》《幻化》,2014年的《邮票》《国宝》,2016-2017年的《昨夜西风》等作品都是对这一问题的思考;让这些古物走入“数绘摄影”之中,让它们的美穿梭时空走入眼下的世界。

图:傅文俊作品《邮票·大卫》

C:您如何在您的艺术中探寻美学与意义的平衡?

F:我认为一件艺术作品的灵魂应该是它所承载的艺术家的思维与观念。我可能会在很长的思考之后,才开端动手创作一件作品。对于我的摄影创作,我现在关注的都不再是技巧层面的问题,对于这些技能、技术我都非常熟习了。在这个基本上,我得以自如地在二维的空间内,浮现我对许多事物的思考,尤其是有关中西方社会在历史、文化、人文等方面的许多问题,以及东西方社会在当今时代的差别与融会。纯熟的技巧使得艺术家拥有异于凡人的感想与认知美的才能,并且走入他、融为他的一部分,而当代艺术家对于自我生存现状与社会环境的深入思考是为当代艺术作品赋予意义的要害,二者结合在一件作品中,我认为其均衡完全取决于艺术家个人的艺术天赋、修养和洞察世事的独到解读。

图:傅文俊作品《来交往往》

C:您以为作为一名艺术家,什么是最艰苦的?

F:我认为最困难的,是要怎样不断地以打破自我的方式,通过艺术表现出现出我的思考和我希望与人们分享的理念。

图:傅文俊作品《国宝No.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