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76-555168096  投稿信箱:hsc@dvdcovnews.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特别公告: 第二届创新创业大会在华    2017黄金周超7亿人出行 百    减压神器!巨型Enter键开卖    罗敏的敲钟梦终成真 伴随    夏秋之交警惕“心”危机    吃杂粮要避免7个误区    逛超市常买的6种食物已经    2017年全省千名优秀导游(    北京市景区将建老年旅游    “清新福建”亮相2017中国    世界旅游市场改变 赴日旅    台湾地区发布酱油包装标   
当前位置:主页 > 读书看报 >

景观社会记录者马丁?帕尔

作者:宁德新闻综合频道  发布时间:2017-10-11 14:51 来源:未知

“对于偷拍这种事件,只要你锲而不舍,幸运女神总会来临的。”??马丁?帕尔

马丁?帕尔

  马丁?帕尔

作为马格南图片社(Magnum)的成员,马丁?帕尔(Martin Parr)也被人称为纪实摄影大师,但他对纪实的懂得和马格南的传统基本不是一回事:“在以前,纪实摄影的主流定义是揭示真相,观看事物的内在。但是我想告知人家的却是,所谓的‘纪实’实在始终只是一种主观。我以为,真相如何与怎样来框取真相并不是统一件事。”

马丁?帕尔老是不怕戳破真相,有时还很残暴。就像现在这样,他坐在我眼前,脸上挂着老好人的微笑,嘴里却说出讽刺一切的答案。

若以苏珊?桑塔格的观点,“摄影语言自成体系,更为重要的是,它是一种察看和伦理学”,那么马丁?帕尔显然已经在20世纪建构了他绝无仅有的语言体系。他的镜头犹如“毒舌”,鄙弃温情脉脉,将社会刮骨三分。

《奢靡》(Luxury)、《最后的度假胜地》(The last resort)、《小世界》(Small world)、《生活在沙滩》(Life is the beach),都是他知名的拍摄系列,人们就像观看肥皂剧一样,围观马丁?帕尔这次又在哪里拆装我们时代的景观社会。

  出自《无聊的情侣》系列(摄于1991年)

  马丁?帕尔作品:出自《小世界》系列(摄于1990年)

何谓他的景观?马丁的说明是,他喜欢在生活之上创造虚构,而他的工作方式就是去发现社会自身的各种成见,让它们形成交集。他的作品往往色彩鲜艳,画面芜杂,初看之下夸大甚至荒谬不经,但终极却有绵密的、不知来自哪个方向的冲击力,它们可能是宏大的欢喜,也可能是伟大的空虚,偶然还有人间荒漠。马丁?帕尔一直认为,印刷图像能对人们形成的视觉掌握力主要来自“Propaganda”??宣传,而他个人抗衡“宣传”的工作方式就是批评、诱惑和幽默。马丁让他的照片成为观照真实世界的门路:我们如何向别人展示本人,我们的存在又有何意义。平时司空见惯的场景和人物,被他框取后,就有了完全不同的表现的气力。

《奢侈》系列他在世界各地断续拍摄了多年,马丁?帕尔在马格南网站上发布的这个系列的较近一张作品,摄于2008年的巴黎赛马场Chantily。他的拍摄地,从伦敦、巴黎、莫斯科,到亚洲的东京、迪拜、北京,选的都是一些充斥着物欲和诱惑的场所,好比车展、飞机博览会、艺术展览会、珠宝展、赛马会,出席者尽力盛装,被香槟和鲜花沉醉,但到了马丁?帕尔的镜头里,这些盛装的人生之下却有太多马脚,有时它是贵妇帽檐上栖身的一只小苍蝇,有时是华丽袍服上的小块污渍。2008年,他在北京拍摄了一组车展,其中有一张,美丽车模站在亮闪闪的新车旁边,对观众绽露职业微笑,旁边一位西装男子看起来正在偷瞄她的胸部,混杂于车展现场的各种人群和欲望在这一霎时画面里被流露无遗。

  出自《时代的标记》系列(摄于1992年)

马丁?帕尔1952年诞生在英格兰南部萨里郡的爱普森(Epsom)。他的祖父是个狂热摄影喜好者,马丁?帕尔因而在童年就深受影响。1970年,他考入曼彻斯特理工学院,学习4年摄影。他的职业愿望是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师,但在毕业后将近20年里,他一直还需要做一份老师的工作来营生。他的成名作是一组名为《坏天气》的照片,80年代早期他有段时间生活在小镇,受够了英国人议论天气的荒谬的热情。《坏天气》一开端就毫无偏差地确立了马丁?帕尔未来30多年的视察体系:日常生活的荒诞和缺少意义,意味着只能从某种幽默感中取得救赎。娱乐、消费和流传,这三个现代社会的体征,成为马丁?帕尔关注的对象。《最后的度假胜地》系列使他变得极具争议,他从这一时代开始应用彩色胶卷,画面鲜艳,所有的场景都取自利物浦四周的一个海滨度假地:新布莱顿。在他的画面里,那里垃圾遍地,破败枯燥,前去度假的人却都表示出非常享受的样子。在《无聊的一对儿》里,马丁?帕尔记载快餐店、咖啡馆里的烦闷情侣或夫妇,《常识》将镜头对准千篇一律的三明治、薯条炸鱼。生活好似被他剥掉了外面那层鲜明的衣服,露出各种丢脸的赘肉、疤痕。马丁?帕尔的超市系列里,关注的是物质消费和物质欲望。在他更著名的《小世界》里,90年代开始的寰球旅游热和人造景观热得到了最可怜的展现。那些在世界公园里的凯旋门前留影的游客,拥挤在日本室内人造海滩上“伪装在海边”的家庭,幸福就像糖果一样,包裹在一层五光十色的塑料纸里。

  出自《生活在沙滩》系列(摄于1986年)

马丁?帕尔镜头里对庸众的绝不容情的讥嘲,曾让马格南图片社的开创人、伟大的布列松感到悲伤。1994年,围绕着他是否可以获准参加马格南以及如何对待他极富挑战性的摄影作风,马格南的成员之间展开了几场剧烈争辩,并因为这些辩论而对20世纪的摄影观点产生了长久影响。马格南内部有人写公然信列数反对吸纳他的理由,说来说去,“我的作品与马格南仍在追求的‘关怀人类’的摄影完全不相符,事情就是这样简略”。马丁说。但最终投票三分之一反对,三分之二赞同,他仍是成了玛格南图片社的正式成员,多元也渐渐成为马格南的新标准。“争论停止,我们持续向前。”对这一事件,马丁?帕尔跟我做了这样的总结陈词。

70年代、80年代、90年代,一直到进入21世纪,马丁?帕尔始终被认为是中产阶级和中产美学的嘲弄者。他拍摄英国人犹如孪生儿一般的客厅和厨房装饰,以及那些无聊派对中无心裸露的尴尬阶层属性。曾有报道说,马丁为了拍摄搬到英国南部,那里能够说是英国中发生活的样板区,他天天出入晚宴、珠宝鉴赏会、赛马会、胎教班,或者只有男性的政治集会,记录中产者郑重其事的生活细节,总之,“世界就像是为他预备好的一盘笑料”。假如有人刚好在读那本有名的堪称中产阶级教材的《格调》,再看看马丁?帕尔的照片,会发现这个世界被同时翻开了两扇不同的门。

但是马丁?帕尔说,他并没有偏爱嘲讽中产阶级。“我其实是一直在拍那些‘追求娱乐者’(Leisure Pursuits),闲暇时间中追逐快活的人。”

  出自《奢侈》系列(摄于2003年)